白浊的海盗船(同人)(变为奴隶的女商会会长)1-2

最新评分:6.6
最高点赞数:198807
更新时间: 2024-04-21 14:40:19

 【原文情节提要】:

  走到商会会长的房间裏,会长陆美华正慵懒地躺在沙发上,抽着烟斗,斜着
眼看着我。同样是边洲人,陆美华和李玉泌却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李玉泌是个
眼高于顶的大小姐,陆美华则是个彻头彻尾的女狐狸,一个美豔之极的美狐狸,
事实上她年纪不大。但身材非常诱人,穿着紧身的丝绸袍服,两边露出来的修长
大腿让任何男人都流口水。肩部是奢华的狐狸毛皮,整个人斜躺在沙发上,抽着
云烟看着我。

      ***    ***    ***    ***

  然而,虽然我靠着最后的嫁祸扳回一局,但李凤诚本来官就没有吕大人大,
加上听闻女儿的噩耗心裏一气,病倒在床上,这让官府的判案明显偏向陆美华这
一边。很快我就被暂押在牢中,而陆美华却被释放,这个女狐狸临走前还来到我
的牢房前,带着胜利者的语气看着我。

  「很遗憾啊,赵船长,我早就说过,这裏是我的地盘,你是斗不过我的。」

  陆美华优雅地吸了口烟,叉着腰,「但是,如果你愿意服从我爲你的主人的
话,我可以想办法让你出去哦!」

  一看到这个女人得意洋洋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呸了一下。

  陆美华看着脚下的口水,擡起头,表情变得兇恶起来:「那麽,你在牢裏好
好的反省一辈子吧,你这个下等贱民。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看你一眼
的!」

  说完,陆美华得意地扬长而去。的确,就如同她所说的那样,在这个城市,
我不可能斗得过她,她知悉这裏的法理和人脉,而我只是外来人,没有和她抗争
的资本。她是个商人,知道如何不靠暴力,只用言语和书信就获得胜利,这是她
的优点,但也是她的缺点。

  她是个商人,而我是个海盗,海盗有海盗的做法。海盗从来不会和商人去讲
道理,当海盗遇到商人的时候,他们只会直接沖上去,进行抢劫和杀戮。

  在这裏也是一样,刚从官府出来的陆美华身边几乎没有保镖。当赵锚带着我
的部下从港口沖出来的时候,陆美华几乎没有反抗能力就被带走。之后的几天,
人们再也没有找到陆美华这个人。

  而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这几天,我给赵锚下的命令是:无论用什麽手段都
可以,一定要让陆美华屈服,狠狠地践踏她的尊严,让她没有任何的机会。

  这就是海盗的做法!

  【同人正文】:

  突然,刚刚驶离衙门口的马车外一阵惊叫,还不等陆美华弄明白怎麽回事,
就见马车的车门被人一下拉开,紧接着那个人就被另一人扑倒在地。

  一刀一刀,匕首下下见红的捅刺,开门者被身后的人用匕首捅成筛子,而扑
倒他的人又被另一人砍中肩膀,发出刺耳尖叫。

  「是谁的人?」陆美华控制着自己的嗓音,尽量不要显出慌张和震惊,维持
着美华商会会长的威严的娇声喝道。

  「好像是海贼!」赵五捧着她的手,感觉着她那戴满珠宝首饰的柔荑的娇
嫩,扶着她从车上下来。重金买回来的带着高跟的帝国鞋子在此时显得异常难
用,就是这麽几步,都差点崴到脚踝,让陆美华的身子往旁边一歪。

  叉开的旗袍下摆间,少许雪白的大腿肌肤和名爲丝袜的名贵筒裤包裹的美腿
曲线,自两片掀起的衣袂间露出。陆美华扭着纤腰,傲人的豪乳在胸前开了一个
心胸圆洞的旗袍下,一阵激动,压在赵五的肩膀上。只可惜,因爲现在的混乱,
赵五根本就没有心情享受自己老大的胸部压在自己肩上的触感。而陆美华则担心
自己在手下面前丧失威严,依然绷紧俏脸。

  她在赵五的搀扶下,从车上下来,瞥见王大的位置站着好几个人,三十多岁
的车把式歪倒在衆人中间,赶车的长鞭斜杵在车外,一片沥沥啦啦的东西顺着车
头的位置落下,洒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一衆刀手就像恶鬼一样朝她瞧
来。

  「赵恨生」她叫出那个海贼的名字,狐眸圆睁,一只雪白的藕臂向上举起,
伸着一只芊芊玉指娇声叫道:「我不杀了你,我就不叫陆美华!」

  「大姐,快走吧!」倏地,又是一道人影扑到身前,赵五挺身将那人拦住,
将自己的位置交给了老六和刀鬼子,人高马大的汉子和巨人般不敢露脸的海贼战
在一起。

  星月之下,一群黑衣蒙面的人在长街上喊叫着,厮杀着,比着嗓门,挥舞着
手裏的家伙。陆美华这边的人用的是随身带的匕首和木棍-—边洲虽大,他们在
此地也确实很得势,但怎麽说也在朝廷的法度内,陆美华的人再厉害,也不可能
当街带着长刀走来走去-—而对方用的则是一柄柄明晃晃的长刀,刺剑、短刃,
有个家伙还挥舞着一根连着锁链的大铁锚。

  呜呜声中,偌大的衙前街上看不到一个无关的人影,一家家平时人声鼎沸的
店铺全上怕引火烧身的赶紧关上了店门,合上了店闆。陆美华分不清有多少人想
杀自己,昏暗中,似乎每个巷口和阴影底下都是这帮海贼,连她那杆香金箧玉的
黑木象牙烟杆都丢在了车上。

  「等我禀明吕大人,一定要将这些海贼淩迟处死!」她尖叫着,在老六和刀
鬼子,还有另外几个人的护卫下,沖进了一个路边的窄巷裏面。

  啪啪啪啪,一双双鞋子踩在肮髒恶臭的汙水裏,门面华丽的店铺后面,是让
人难以相信的汙秽恶臭之地。屎尿粪液,吃剩的髒水饭粒,破衣烂衫吸引着蚊蝇
嗡嗡作响的流民和找不到伙计的水手,还有酒鬼。他们瘫坐在巷子裏,挡着道路,
弄得穿着高跟鞋的陆美华只能在手下的搀扶下,深一脚浅一脚的从这些人中间穿
过。而那些还没喝醉,甚至连最下等的十个大钱一次的妓女都找不起的乞丐们,
则全都睁大眼睛,瞧着周美凤那露出在旗袍下摆的雪白大腿肌肤和那被黑丝包裹
的曲线,在两片翻飞的衣袂下,从自己的眼前掠过。

  「这边!」他们从小巷沖出,后面一个个提着长刀的人影涌进。落在最后的
几个人在呼喝下停住脚步,转身朝那些人扑去,一下下刀光剑影,鲜血飞溅,人
的血肉被利刃刺穿,棍棒飞舞,还在大叫着「会长快走!」

  走,我当然会走!

  一个念头在心裏闪过,但陆美华的脸上却还是尽量显得从容,镇定,甚至连
碍事的鞋子都没脱。她听到后面的惨叫,开叉至股的旗袍妨碍着双腿的迈动,穿
着高跟鞋的快走又挤的她脚趾生疼。

  妈的,是谁推荐我穿这种鞋子的?

  说是海那边的贵族才穿的好物,除了会折磨我的脚外还会做什麽?

  旗袍下,她那一对饱满高耸的奶子因爲奔跑而触目惊心的跳动着。突然,抓
着她胳膊的老六发出一声痛呼,脚底一个绊蒜,差点把她拽倒,让商会会长发出
了今夜的第一声惊叫。

  她扭过身来,左脚踝处一阵钻心剧痛,幸亏刀鬼子将她一把抱住。男人持匕
的大手搂着商会会长水蛇般的腰身,隔着那锦绸的丝缎,感触到她衣服下面的肚
兜的痕迹,还有那条不是边洲女子常穿的亵裤,而是也和这双鞋子还有丝袜一样,
是从大海那边运来的叫做内裤的亵裤的上端-—只可惜,这个时候,不管是刀鬼
子和陆美华都管不及这些,甚至连点尴尬都没有。

 被人称爲玉狐狸的美女会长一手捂着脚踝,「哎呦,哎呦」的叫着,扭着纤
腰,眼见老六倒在地上,捂着肚子,一支弩箭的箭尖露出在他衣服外面,反光湿
润的液体沾满了他短衫的伤处。

  「大姐快走,别管我。」他挥着手,疼的龇牙咧嘴的对陆美华喊道。

  平时穿金戴银,衣着华丽,即使现在肩膀上还披着一条长长的狐裘的美女会
长愣在那裏,足足过了一秒锺后才反应过来。她惊叫着,用一双戴着金银镯子还
有珠宝首饰的小手,挡着双唇,双拳攥紧,一双粉臂在黑夜中显得异常煞白,娇
嫩,被刀鬼子抓着向后跑去。

  又是几个人从房上跃下,朝她们扑来。刀光剑影,老六好像一块案闆上待宰
的猪肉被一刀刀砍在身上,凄厉的惨叫着,血肉模糊,却依然用匕首给了其中一
人的腿上一下。

  陆美华感觉自己身子裏的血都冷了,疼痛的左脚直让她想哭,想放弃-—多
少年了,自从干掉王老虎,巴结上吕大人后,她已经多少年没遇到过这种事了。

  他们从一个店铺间穿进,甭管有路没路的朝后面跑去。陆美华几乎是被刀鬼
子驾着的朝前走着,男人的汗水和这畜生嘴裏的恶臭刺入她的鼻芯,如果是在平
时,肯定会召来她的臭骂,可是现在却无心去管。

  她盘的好好的发髻在奔跑中散开,垂下的几缕发丝遮住了她狐狸眼般眼尾上
翘的右眼的眼角,黏在她的唇畔。她娇喘的越来越厉害,一滴滴晶莹的汗珠粘满
她胸前那抹耀白诱人的肌肤和深深的乳沟间,一对饱满的酥胸将衣襟撑的鼓鼓,
上下弹动,直让她觉得它们像要从自己身上掉下来一样疼,直后悔自己爲什麽有
这麽大的胸-—是的,她知道,胸大一分,钱多一文,不仅是对妓女,对她也是。
往日裏,那个男人不被自己的大胸迷的要死,只要自己挺挺酥胸,露出一抹旗袍
下摆间的美腿,摆出一个让男人要死额姿势,所有的价码都会减上三成,就靠着
这胸,这腿,这屁股,自己只用了三天,就让吕大人成了自己的铁闆靠山。但是
现在……

  她被刀鬼子拽着,几乎是拦腰抱着的拖行,一对每日裏不知被多少男人意淫
的翘挺丰臀,将旗袍的绸料撑的鼓鼓,就如一个完美的梨形,每跑一步,都是一
下肉乎乎的绷紧的跳动。黑暗的空间中遍布着她身上香水的香味儿,即便她们跑
过之后都久久的不会散去。

  不行,疼,疼,疼,我跑不动了。

  她在心内尖叫着,一双丝袜美腿死沈死沈,挤在鞋子裏的双足疼的都好像要
不是自己的一样,她能清楚感到自己的脚趾都磨破了。

  「呼呼,呼呼……」

  她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后面追上来的人越来越急,刀鬼子带她沖出院子,又
沖出另一个小巷,突然,她看到希望,远处的街上有两盏大红灯笼高高悬挂,射
出着惑人的红光,灯笼中间是一个硕大的金字招牌,芙蓉馆,没错,正是她名下
商会的妓院,那是她的地盘,常年有看场子的人在,只要进去就有人可以保护自
己,只要……

  突然,她被什麽扑倒,刀鬼子一声怒吼,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世
界都翻转过来的滚动。

  她伸出手,尖叫着,想让门口的龟奴听到,她确定小张子往这裏看了,但是
还没等她继续叫下去,「呜呜……」,一根粗粗的麻绳就塞进她的嘴裏,几乎将
她的嘴唇勒裂,她感到自己被人按在了地上。

  不!她在心裏尖叫着,很疼,但不是刀子刺穿肉体的疼痛。「呜呜……」一
个头套就套在了她的头上。

  「快点,赶紧把这个骚货捆上!」

  她剧烈的挣扎着,两条裹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连带着足尖上的高跟鞋,用
力的踢着,「哎呦!」,有人惨叫一声,「呜呜」,然后她就觉得自己的肚子被
人重重打了一拳,疼的她眼泪直流,一只大手又抓在她的胸上,别,别拧,哇哇
……

  隔着衣服,男人的大手抓着女商会会长饱满的酥胸,用力的扭着那块白肉,
一个人掀开她面上的头套,冰冷的空气忽然涌进面罩裏面。「操的,谁让你们先
捆住她的嘴的?船长不是吩咐过,先喂药然后在捆吗?」

  喂药?喂什麽药?她痛苦的挣扎着,再次看到芙蓉馆的硕大门匾,离着自己
不过几十步而已,小张子也确实在朝这裏看了。小张子,救我,救我。她看到刀
鬼子浑身是血的倒在路边的地上,眼裏已经没了生气。

  她一双戴满金银戒指的妙手尽己所能的抓挠着所有可以抓到的东西,她感到
勒着自己嘴巴的绳子松开了一些,但是还不等她叫出几声,几只好像铁钳般的大
手已经从上下两端扳着自己的嘴唇和下巴,她感到什麽东西被塞进自己的嘴裏,
咕噜咕噜,又是一堆水灌进自己口中,他们给我吃了什麽?住手,你们这些杂…
啊……她再次用力的挣动着自己的身子,两只硕大的美乳隔着衣服,被男人攥在
手裏,使劲的拧着。她向上弓起身子,扭动着纤腰和美腿,拼死的挣扎着,她感
到有人掀开她的旗袍,不-—

  「哈哈,这婊子穿的是什麽?」她听到有人压着声音的叫道。冰冷的空气顺
着旗袍的下摆,钻入自己的双腿之间,昏暗的长街上,女人裸白的丝袜美腿上方
的大腿根部肌肤和腰腹处的的三角形的白色连在一起,是那样的耀目。

  「呜呜……」

  她感到有人脱下了自己的内裤,他们要在街上就把自己!然后又感到什麽冰
冷的液体淋在自己双腿之间,「快点,赶紧塞进去。」他们在那裏喊着,什麽硬
硬冰凉的东西碰到自己的私处,还是活的,让她的身子都是一个激灵。

  「妈的,怎麽放不进去。」

  「废物,我来!」

  哇哇……轻些,不要……一根根好像火釺子一样冰冷的东西,触摸到她的双
腿中间,掰开了女人最羞人的耻缝缝,她感到男人的手指抓着自己的私处,粗鲁
的往裏面捅着,想要分开自己的蜜穴,弄得她下身一阵疼痛。

  冰冷的空气再次涌入双腿间的小穴裏面,她努力向上撑起身子,呜呜……,
只觉下身好像被撕裂般的巨痛,他们真的要在街上就把我……然后,又感觉那个
冰凉的东西再次塞了进来。

  啊啊……

  什麽活着的东西钻进自己的小穴裏面,有黏又滑,让她瞬的想到毒蛇,想到
她整治那些侠女的时候,也会让人用毒蛇插进她们的下体,而痛苦的呜咽起来。
她感到那个东西一个劲儿的往自己身体裏钻着,撑的自己的私处剧痛,又感觉他
们把自己的双腿使劲向上扳着,男人冰凉的手指往自己的菊穴摸去。不要,那裏
是,哇哇……那种疼痛,菊花被直接撑开的疼痛,冰冷的空气顺着撑开羞处,进
到蠕动的肛肠裏面,如果不是嘴裏被勒着绳子,几乎能让陆美华咬碎银牙,「看
到了没有!」,她听到那些男人说着,「操,这麽黑,看什麽啊?哇,女会长的
屁眼裏面也是臭的啊!哈哈!」

  他们压低着声音,羞辱着她,让陆美华觉得无比羞耻的,又把另一样东西塞
进了她被撑开的菊花裏面,「嗯嗯……」,陆美华只觉得自己的下身真的被撕开
一样,感觉那个东西在自己的跨跟底下一个劲儿的扭动,冰冷冷的往自己的菊穴
裏面扎着。

  她呜呜的哀鸣着,依然用尽全力的挣扎,却架不住那些男人的大手死死的抓
住自己的双腿,还有身子。再把那些东西塞进自己的身子裏面后,他们再次勒紧
她嘴上的绳子,在脑后系紧,又将她翻过身来,将双臂用绳子捆上,一绕一绕臂
骨都快勒断了的,将两只手臂竖着挨在一起,绑住。然后又将她裹着黑色丝袜的
双腿捆上。一绕一绕的粗粗麻绳,沿着她左脚的脚踝,圆润细滑的小腿肚,还有
被黑色包裹的大腿,一直缠到她胸部两侧,直让她肥大的奶子都好像要从衣襟下
面爆出来一样,上下两端都勒紧起来,才终于停下,将她扔进一辆马车裏面。

  「妈的,终于搞定了。」

  「操,这条母狗,挣起来真他娘的厉害。干,回头看老子不好好干死你。」

  「哈哈,放心吧,肯定跑不了。船长说了,抓住后就大伙一起上,先干的她
都不想做人再说。」

  车厢内,几个脸上挂满汗珠的男人肆意的笑着,伸着大手,抓着不可一世的
美华商会会长被绳子从上下两端勒紧的酥胸,还有大腿,肆意的玩弄着,而陆美
华听着他们的话语,却在心中一阵绝望。

  呱嗒、呱嗒,马蹄踩在青石地砖上飞奔的声音,还有包着铁皮的车轱辘在街
上快速转过的晃动。不,不要慌,还有机会,天色以黑,他们出不去府城,城裏
都是我的人,用不了一时三刻就会找到他们,把我救出去。

  她在心内强自让自己镇定的想着,前面和后面的小穴中,被塞进去的东西在
身子裏肆虐的钻动,湿淋淋黏腻腻的东西又长又滑,「呜呜呜呜……」,让她受
不住的哀啼着,扭着自己的身子。

  「怎麽?这麽快药效就上来了?」一个男人看着她挣扎的模样,一面隔着衣
服,揉捏着她的大奶子,一面问道。

  「你傻啊?哪有这麽快?再快也不可能刚喝下去就行啊。」另一个帝国口音
的男人一阵咆哮,用袖子擦着脸上的汗水。

  「对了,你们赶紧把她耳朵塞住,赵大说了,船长的话,别让这条母狗听到
咱们什麽。」紧接着,又是另一尖细的声音叫起。

  「嘿,这有什麽……」

  啪!

 「少废话,赶紧的!」黑暗中,面上的头套忽然摘下,陆美华睁着一双狐狸
般灵动惊恐的双眸,只见一个面上有道大疤的边州人,一个一头金毛的帝国人,
还有一个黑人正在瞧着自己。

  「呜呜……」她扭动着身子,叫着,鼻翼两侧的白皙肌肤一下一下的嗡动着。
只要,只要他们可以把自己嘴上的东西摘下,让自己可以说话,自己就可以说服
他们。她心裏急切的盼着,但是,出乎于陆美华意料的,却是这几个家伙淫笑着,
用着一双双平时自己看到后就会觉的恶心,指甲缝裏满是汙泥,沾着鲜血的粗手,
抓着自己的身子,将什麽东西塞进了自己耳朵裏面。

  「妈的,这女狐狸,眼睛真好看,就和狐狸精一样。」一个男人趁机摸着她
的小脸,那粗糙满是裂口的手指割的她脸皮生痛,让陆美华升出了一身的鸡皮疙
瘩。

  「呜呜……」她扭动着,挣扎着,呜咽着,听着耳朵被塞上前听到的最后一
句话,柔软纤细的娇躯被几只打手抓着,揉捏着,眼见他们堵上自己的耳朵后,
又将一团黑布蒙在自己眼上,整个世界都完全黑暗下来。

  完了,完了!!!

  「呜呜呜呜……」陆美华在心内惊叫着,再次用尽最大的力气挣扎,发洩着
心中的恐惧。

  她知道他们要干什麽,他们是要封住自己的眼睛,封住自己的耳朵,让自己
不知道被藏在那裏,堵住自己的嘴巴,让自己不能开口说服他们。赵恨生,你个
狗日的赵恨生,你把所有的都想到了!!!

  「呜呜呜呜……」狭小的车厢裏,美华商会的女会长扭动着自己的身子,胸
翘臀压,被丝绸面料包裹的双峰间的白肉,在心形的领口下一阵摇颤,又被一双
大手狠狠捏住,就像要把自己的奶子挤爆了一样的攥着。「呜呜……」直让她整
个身子都被冷汗浸透,黑色的秀发间都布满水雾,绷紧了雪白修长的粉颈。

  「娘的,这条母狗,别愣着了,把这些都给她灌进去吧。」

  「都灌进去?她受的了吗?」

  「你管她受的了受不了啊?大副不是说了吗?不用管这女的,回去就让兄弟
们操个够,还管这些。」黑人再次尖声尖气的说着,趁着陆美华的头套没被罩上,
让那个边洲人和帝国人再次解开她嘴上的绳子,把一瓶粉红色的药液,还有一些
瓶瓶罐罐裏的春药,全都灌进陆美华的小嘴裏。

  咕噜、咕噜,一堆的药水,顺着陆美华被粗大的手指扒开的双唇灌进她的小
嘴裏面,她使劲的扭着粉颈,挣扎着,拧着身子,要把这些药水吐出来,被捆住
的黑丝美腿就像鱼尾一样甩动着,一对白色粘满泥汙的高跟鞋敲打着身下的木闆。
但是不管怎样,就是挣不开这些男人的大手。

  呜呜呜呜……几个男人眼看着药水灌进,陆美华那张开的可爱小嘴间,湿润
的香蠕在粉红色的口腔中无助的蠕动,绕动,他们用手指扳着她一粒粒珍珠般的
银牙,摩挲着她嘴唇和牙齿间的缝隙,把手指伸进裏面,玩着女商会会长的玲珑
小嘴,就好像是玩弄一个玩具一样玩弄着女商会长的嘴巴。

  「干,真是受不住了,老子真想现在就干她一炮。」头上全是金毛的帝国人
用三根手指捏着女商会会长的舌尖,忍不住的说道。

  「对,赵锚不是就是说别让她说话吗?不说话不就行了吗?」

  「你不怕她药劲没上来,把你子孙根咬断了?」旁边的黑人对帝国人一句提
醒。

  已经开始脱裤子的金头发的海盗微微一愣,随即眼珠一转,「你这个塞拉曼
地沟裏双料婊子养的母狗!」他狠狠的说道,眼见两个同伴已经把陆美华嘴上的
绳子重新塞回,捆紧。他脱下裤子,挺着自己粗硬的鸡巴,抱着女商会会长那对
被捆紧的黑丝美腿就是一阵揉搓。

  「狗屎,没有下面的洞,老子也能过瘾。」

  他将陆美华的双腿尽量往上扳着,直至曲起的膝盖抵着她肥大的奶子,一双
手背上满是黄毛的大手,上下抚摸着陆美华的美腿,那黑色的丝袜,还有黑丝下
面的隐隐肉白。

  「啧啧,瞧瞧这双腿,不用干她的屄都够我玩上一夜的。」

  他叫着,在那双圆润的大腿,小腿上保持着完美弧形的小腿肚,夹裹在白色
高跟鞋内的美脚,还有陆美华露出在黑色丝袜外面的白大屁股上揉动着,当他的
手指扳到陆美华左脚好像海螺般凸起的脚踝的时候,「呜呜呜呜……」被绑住的
女商会会长又是一阵更加距离的挣动,哀啼,几乎因爲疼痛而晕厥了过去。

  别,别碰哪裏,呜呜……

  「怎麽?这母狗的脚这麽敏感?」他不明所以的念道。

  「敏你个老母,看不出啊?这条母狗的脚崴了,这是疼的。」旁边刀疤脸的
汉子一阵嘲笑,一对大手也是抓着陆美华旗袍的领口处,嘶啦一声,直把那个心
形的孔洞撕成一个大口,一双粗黑的大手伸进了陆美华的衣服裏面,更加紧贴的
揉捏起了那对奶子。

  「呜呜呜呜……」口不能言,眼不能看,耳不能闻的女商会会长顿时又是一
阵更大力的挣扎,只觉男人粗糙冰冷的大手,就像两只恐怖的蟹钳一样,贴着自
己的肚兜,挨在自己的奶子上。

  衣襟下,男人的大手攥着这对就如水蜜桃般娇挺白嫩的奶子,肆意的蹂躏着,
隔着那个红色的肚兜,攥着白白的乳肉。可怜的被绑住的女商会会长感觉自己浑
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呜呜呜呜……」,纤细的腰肢和着上身,再次化爲了弓
形。

  「啧啧,瞧瞧这双腿,并起来后连条缝都没有,紧,就好像老鼠的嫩逼一样
紧。」后面的帝国人伸着舌头,隔着黑色的丝袜,舔着陆美华的黑丝美腿。本来
就被汗水浸透的美腿被男人的汗水碰到,就好像毒蛇的信子般,那种恶心的要死
的感觉。男人嘴巴裏的喘息,还有鼻尖的碰触。

  不,你们放开我……

  「呜呜呜呜……」陆美华继续呜咽的哀啼着,感觉着身子前后的两个洞裏,
那两条被塞进去的活物的扭动。肥大的活生生的东西更胜过男人的鸡巴,在她没
有一点蜜液的耻穴,还有肛肠裏钻进,就好像要把她的身子钻透一样,生出阵阵
便意,还有在小穴内的蠕动,疼的头上香汗淋漓。

  「呜呜呜呜……」

  而被男人攥住的双腿间处,吐着舌头舔着陆美华的圆润翘起的腿肚,还有左
边脚踝的伤处的男人,将自己的舌尖挨到了陆美华脚上的高跟鞋上,舔着露出在
鞋面外头的那点也是被黑丝包裹的足背。

  「呜呜……」当男人的大手再次攥住陆美华左脚踝处的伤痛同时,好像女狐
狸般的女商会会长立即再次绷紧身子,整个人都疼的好像痉挛起来,如果不是嘴
裏被勒进一根绳子的话,都能咬破自己的舌尖的,从娇小的鼻腔中喷着一股股的
热气,直至感觉自己的双腿间处,有个什麽东西插入进来。

  「塞拉曼臭水沟裏的双料婊子,这母狗的腿真他娘的紧,过瘾。」黄毛的帝
国人将陆美华的小腿架在自己左边的肩膀上,把自己的鸡巴挨在陆美华并拢的连
一点缝隙也没有的大腿靠近膝盖的下方,弯着那两条被黑丝包裹的美腿,在那粗
糙的手感和紧实的大腿间抽插着,紫红色的龟头和白的好像块生肉的肉棒,费尽
了力气,却就是插不进去,弄得他都要用力扳开女商会会长的美腿,让她两条黑
丝美腿间稍稍露出一点缝隙的,才能把自己的鸡巴插到裏面。

  「哇,哇,过瘾……」他就如头猪猡般哼哼着,感觉着自己的鸡巴没女商会
会长的大腿用力夹住,在不知道多少男人就连摸一摸都会觉得可以飞到天上的双
腿间蠕动着。一下一下,紫红色的龟头从连点缝隙都没有的黑丝美腿间钻过,就
像一条丑陋的蛇头一样,一下一下的钻进挺出,摩挲着女商会会长越来越渐敏感
的被黑丝包裹的双腿的肌肤。

  「呜呜呜呜……」可怜的女商会会长痛苦的呜咽着,继续用力的挣扎着,扭
动着自己的身子,肚子裏越来越浓的阵阵便意,还有小穴裏蠕动的东西,还有这
些猪狗不如的东西的动作。「呜呜呜呜……」,突然,她感到胸前一凉,一直抓
着她奶子的大手再次用力一扯,拉断了她衣服裏面的肚兜的线绳,周刀疤把陆美
华的肚兜从衣服裏拽出,闻着上面的女人的体香,「真香啊!」他大叫着,撕拉
一声,把旗袍的豁口扯的更大,直将女商会会长的一对奶子都从裏面掏了出来。

  冰冷的空气忽然打在自己赤裸的肌肤上,让陆美华的身子再次一颤。

  黑暗狭窄的空间裏,男人的汗臭和女人的呜咽声融合在一起,陆美华的一对
奶子就如两个硕大的水蜜桃般,白嫩嫩的乳房保持着娇挺诱人的完美弧线,最上
面的两个乳尖就如红宝石般,两个乳头的中间显出着一个一字凹陷的,因爲紧张
而完全立起来的,在空气中晃动着。

  男人的大手抓在陆美华的奶子上,用力的揉捏着,雪白的乳肉在粗黑的手指
间痛苦的变换着形状,一会儿变圆,一会儿又搓成一个尖塔状,周刀疤使劲捏着
两粒殷红的乳头,直将陆美华的两个34D的奶子,捏的好像要从身上扯下来一
样,变成两个尖锥的形状,让平日裏精明傲气的女商会张弓起着脖颈,只觉自己
的乳尖几乎要被这些畜生碾碎一样,而且还感到还有一双大手加入进来。

  「呜呜呜呜……」她痛苦的呜咽着,而后面那个帝国的黄毛也因爲陆美华的
挣扎,感觉自己的鸡巴都好像要被她的双腿夹碎一样,「啊啊……」,后腰处猛
地一麻,一凉,一股白灼的精液已经喷在了女商会会长的黑丝美腿上。

  「狗屎,你怎麽这麽没用?」昏暗中,黑人再次尖声尖气的嘲笑起了帝国人
的无用。

  「萨拉曼地沟裏的婊子,是这母狗的腿太厉害了,没事,反正今晚还早着呢,
出不去城,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她。」刚刚射精了的男人找辙的说着,从陆美
华的美腿间抽出自己软搭的鸡巴,眼看着自己的玩意萎缩的好像条蚯蚓般的东西
耷拉在胯间。他猥琐的笑着,一面喘着粗气,擦了下头顶上的白毛汗,一面又再
次动起自己的双手,顺着女商会会长大腿根部的缝隙,摸着她因爲双腿绑紧,而
根本触摸不到的双腿间羞人的耻缝,一下一下的滑动着。

  而可怜的女商会会长,则只能在这些男人的狎玩,羞辱,一双双大手对她的
奶子的揉捏中,眼不能看,耳不能闻,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阵阵
呜咽的,用着最后的气力,继续挣扎,扭动,反抗着,绷紧着一双被捆紧的修长
美腿,「呜呜呜呜……」希望着自己的手下可以赶紧找到自己,将自己救出去。

  赵恨生,赵恨生,赵恨生,我不杀了,我就誓不爲人。在心中绝望的哀啼
着。
类似精品
友情链接
卢珊珊 日本av网址 【真实乱伦】福建兄妹-独家合集,第二季! 少女合集 一只笨蛋喵 無料です结衣 欧美亚洲 女性向 日本高清 魔镜号 强上 妈妈抱着8岁女儿让14岁儿子操_真实乱伦 同性恋 大乳晕自慰 独家 小萝莉 真实 欧美女性向 罗智莹海角 兔女郎 女儿强奸 剧情国产 美女偷 初中12岁 作业系列 双马尾 百人斩 换妻 呦女 会员直播 齐叔 【禁邻居大叔_诱.pw (近親相姦五十路の中出 爱田由 暑假作業自慰 光与影的传说 萌白酱 日本性 福建兄妹 河南帮 一字嘛 剧情日本 【清晰对话】母子乱伦事件:养生童子鸡2024 厕所里的花子 初中生 小学童 無料AV出中 美女主播 H动漫 新有菜 三级伦理 黄片 幼幼 在线视频 【独家小萝莉】喜欢韩剧女孩的模特梦!被假.pw 吞精 继女到家里来慢慢培养成我的专属抖M 小蓝视频在线 小萝莉 大屌 亚洲在线 女生做爱buzz 学妹因偷偷喝了舍友的东鹏饮料,被舍友发现后强迫脱光衣服用饮料瓶子插逼 小女孩把一根胡萝卜放进她的阴户里. 日韩中文 大秀 小女孩大雞巴 A解说 今日热播视频第1页-巨量精品 强暴 乱伦】妈妈抱着8岁女儿让14岁儿子操_真实乱伦 裸女 大量射 油亮丝袜 【禁播解密】警惕!邻居大叔_诱 ゃな女の子 在线看 钙片 北条麻妃 风月海棠 欧美中 小萝莉高清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