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校李菲菲(全)

最新评分:4.3
最高点赞数:38335
更新时间: 2024-04-21 14:40:59

菲菲被从麻袋裏放出来,滚到地上。她摇了摇头。努力使自己适应,同时刚
才在公园裏发生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她在公园裏漫步的时候,看到一个人跌倒
了,她急忙上前去扶他,那人转过头来,却是一张流裏流气的脸:“美人儿,我
是为妳跌倒的!我忘不了妳漂亮的脸蛋!”菲菲一愣,周围几个人围上来了,菲
菲头上一黑,被罩住了。她竭力挣扎着,她感觉自己全身被装进一个袋子裏,紧
紧地团住,又被扔在一辆车上。

  现在菲菲逐渐适应了,她看清了周围的人,一共七个人,狞笑着、淫笑着盯
着她看;当中就有曾偷过她钱的那个小白脸。菲菲冷笑一声站了起来,这时她发
现自己的一衹皮鞋不知什麽时候掉了。菲菲索性将另一衹鞋也甩掉,衹穿着丝袜,
亭亭玉立地站着,她那种天生的美丽和高傲的气质,使宫天龙等人立时呆了。一
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宫天龙点了点头:“好!听说妳说我的弟兄可怜,有这回事吗?”

  “有!他是很可怜!”菲菲平静地说。

  “今天妳落到我们手裏,準确地说是一伙歹徒手裏,现在妳说谁可怜?”

  菲菲轻蔑地一笑:“当然是妳们了,可怜虫!”“难道妳不知道自己的处境?”

  “我当然知道,但我并不可怜,相反,社会的渣子才可怜,不但可怜,还可
悲呢!对不?”

  菲菲的冷漠和镇静激怒了所有的歹徒,偷过她钱的小白脸叫了起来:“我们
要干妳,干得妳死都死不成,看妳可怜不可怜!”“用这种方式来QB一个女人,
衹显得妳们更可怜!”戈军急了,他伸手揪住菲菲的头发一扯,菲菲被扯了个踉
跄。宫天龙把头一摆:“把这个高贵的女人的衣服扒光!”几个男人扑上来,一
齐抓扯菲菲的衣服,菲菲猛地用力甩开他们,高傲地抬起头来,缓缓地抬手解自
己的衣扣。菲菲镇静而冷漠的表现使男人们不知所措。

  宫天龙被激怒了,他大叫一声扑过去,把菲菲的手打落,猛地伸手扯住菲菲
的衣领,双手一分用力向下一扯,“嘶”地一声露出了菲菲白嫩的香肩;他又一
用力,菲菲的上衣被扯落了一半,暴露了她雪藕似的胳膊。几个男人都反映过来,
他们一拥而上,开始乱扯菲菲的衣裙,菲菲略一挣扎就停止了,她从不做徒劳的
事。

  衹几扯,初秋的单衣就从菲菲的身上被扒了下来,男人们把剥得精光的菲菲
用力一推,然后围在了菲菲的四周,开始準备调笑和折辱她。菲菲细腰身挺,白
嫩的玉乳高耸着,屁股圆润而丰满,大腿修长,小腿俏生生的,一双玉足纤细秀
美,小腹平滑,阴户丰腴高凸,黑裏透出微黄的阴毛绒绒一片,不密不疏。再配
上漂亮的脸蛋和披肩的秀发,真是个少见的美人儿。此时的菲菲却极为镇静,她
嘴角略带冷笑,轻鬆的站着,手连抱肩、捂胸、护阴的动作也没有。男人们惊叹
她的美的同时也被她的冷艳而激怒了。

  宫天龙狞笑着说:“小娘们,妳现在一丝不挂地让我们大饱眼福,并且我们
还可以随时干妳,直到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象虫子一样爬在地上求饶,看妳可
怜不可怜!”菲菲平静地回答:“我美丽的身子就象是一面照妖镜,照出了了群
可怜的畜牲卑劣的灵魂!”宫天龙用手指狠狠地夹住菲菲的乳头,揉搓着菲菲柔
软有弹性的乳房,粉红小巧的乳头因为他的一阵抚摸已刺激的挺立起来。美丽而
微红的乳晕,衬托着乳头,令人垂涎慾咬上一口。

  “啊!真是上帝的杰作!”男人们忍不住赞叹。菲菲开始用双手遮挡自已的
丰乳,但怎麽也挡不住人们侵犯的手。美丽的双乳不断地被揉搓抓捏。男人们开
始哄笑着推搡她。一丝不挂的菲菲在几个男人的视姦下,雪白的肌肤上似乎沾染
了羞耻,全身散发出了诱人的气息。

  “先让大家看一下小姐的神秘地带!”宫天龙阴险地笑了一下。他从背后抱
起了菲菲,把菲菲抬起来,按到一张大圆桌上,两个男人用力扯开菲菲的小腿,
把她的大腿分开,完全彻底地暴露着一个姑娘最后的隐秘。菲菲感到一阵阵难堪
和羞耻,拚命想夹紧双腿,但根本就做不到,在大致完全张开的大腿根,美丽阴
唇张开嘴,丰盛的阴毛在迷人的阴户上,粉红的阴蒂骄傲地挺立在男人们面前。

  菲菲产生了强烈的羞耻感,她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雪白的牙齿咬紧双唇。

  “想不到妳下面也这样漂亮,让我们瞧瞧更深的地方。”小白脸把手指放在
菲菲的阴唇上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

  菲菲的大阴唇肥厚柔软,两片小阴唇水汪汪,亮晶晶,内红外白,微微张开
着;戈军伏下身子,用手拍了拍菲菲的阴户,菲菲全身一颤;戈军用两根手指轻
轻拨开那肥厚细嫩的阴唇,衹感觉那肉儿柔嫩细腻。菲菲用力想夹紧大腿,但无
际于事,小白脸的手指任意的侵略着她柔软的淫肉,在已开始充血勃起的阴核剥
开,在阴核上轻轻地揉搓。

  戈军往裏仔细地观察着,衹见一圈肉色的膜儿套在裏面,还仿佛往外冒着泡
儿。他兴奋地叫起来:“哎呀,想不到这还是个处女呀!”这一发现令男人们兴
奋不已,宫天龙猛扑上去用手指拨开菲菲的小阴唇,仔细地观察起来,一股无言
的耻辱袭上菲菲心头,她心裏一阵阵发紧。三十一年来,菲菲多次想着把自己的
贞洁献给自己的白马王子,可是现在——菲开始尽力挣扎了,她要为保护贞K尽
自己的一份力。她的努力是徒劳的。菲菲的双手被分开扭到背后,男人用胶皮绑
住了她的双腕,宫天龙将菲菲的屁股拉到桌边,用双手搬住她的双膝向两侧一分,
又用双手抓住她的双脚,让菲菲的下身直直地向上撑开一百八十度,因刺激而红
润的阴户完完全全地暴露在宫天龙面前。

  宫天龙伸出两根手指把菲菲的阴唇拨开,早已坚挺的龟头硬生生地推开菲菲
柔软的肉门,塞进了菲菲的阴户。

  菲菲的阴道裏仿佛钻进了一条巨大大的蟒蛇,疼得身子向上挺起,宫天龙狂
兴一发,用力往前一送,菲菲登时双眉紧锁,直吸冷气,阴户如撕裂一样,菲菲
紧紧咬住了自己的牙,宫天龙猛烈地抽插着,菲菲被干的泪都要下来了,她的思
维成了一片空白,本能地承受着男人的插入。宫天龙爬上了桌子,将菲菲的双脚
高高地举过头做更深的插入,直到大量的精液射入了菲菲的体内。将菲菲软绵绵
地扔在了桌上。

  旁边的男人早就等不及了,宫天龙刚一停止,戈军就接了上来,他把菲菲的
右腿一抱,搬侧了菲菲的身子,阳具如钻子一样挺进了菲菲的下身,戈军完了以
后,小白脸又走了过来,他毫无怜惜地将尚未从激烈性交后恢复过来的菲菲从桌
上拉到地上,把菲菲的身子翻过来,让菲菲的四肢象狗一样爬在地上。

  刚被干完两次的菲菲大阴唇已充血通红,和雪白的大腿形成了强烈对比。围
绕着红肿的阴唇,菲菲的阴毛上沾满了从阴道裏流出来的男人精液,流过会阴部
滴在地上。

  菲菲尚在微微地喘着气,一支粗黑带着异味的肉棒已举在眼前。“放在嘴裏,
给老子含!”菲菲愤怒地看着,突然一口咬过去。“哎呀!”小白脸把菲菲的头
往后一推,身子使劲一缩,刚刚闪过去。男人们哄笑起来。

  小白脸狠狠地抽了菲菲一个耳光,用手分开菲菲雪白滑润的屁股,用手指重
重地捅了捅菲菲的肛门:“老子干妳的后门!”菲菲感到屁股眼那儿如火烙一样,
一根肉棍硬挤了进去,那儿也裂了,疼得难以忍受,她的身子软了,好象面团一
样,任由男人们姦辱。

  菲菲虽然被鬆了绑绳,但她已无力挣扎;小白脸的精液又射进了她的体内。

  她倒在地上不断地喘着气。“还没干完呢,”一个男人揪住了她。“站起来!”

  菲菲勉强站了起来,双腿间男人的精液顺着雪白的大腿往下滴。男人把菲菲
拉到沙发旁,用力抬起她的左腿,菲菲站立不稳,双手在背后紧紧抓住沙发背。
男人把菲菲修长的双腿分开,在已经受到残忍淩辱的阴户内又来了一次猛烈冲击。

  宫天龙等人淫笑着在旁边观看着。男人用全力冲击。菲菲仰着头,衹能用脚
尖站立。男人用双手抓住菲菲的屁股,就这样把菲菲抬起来,巨大的肉棒更加深
入了,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菲菲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丰满的双
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地起伏着。五分钟后,他把菲菲仰放到地上,抓住菲菲的
脚拉开一百八十度,用力抽插,发起了最后的冲刺。菲菲发出了不知是哭泣还是
喘气的声音,男人开始猛烈地喷射了。

  七个男人一个又一个地上来姦淫着她,又不时地捏弄着她的全身每一个部位,
她被翻过来倒过去,变换着姿势接受着,痛苦席卷着她,菲菲心中不断地对自己
说:“不能流泪,不能流泪!”五、六个小时马拉鬆式的QJ,菲菲早已是一片
空白,任由男人们用不同的姿势和方法满足兽慾。终于,暴风雨结束了,男人们
开始休息了,菲菲静静地瘫在桌子上,身子摆成一个大字,许久也不动!她的脸
上被射满了精液,乳房上被捏得青一块红一块,大腿上,雪白的屁股上沾满了精
液和血渍。下体的阴户早已红肿疼痛,不断流出过多而容纳不了的精液。

  过了好一会,宫天龙走了过去盯着菲菲:“服了吗?”

  菲菲神情依然是冷漠的,她尽力并拢自己的双腿,用手支撑着坐起身来,抬
头盯着宫天龙,没有丝毫怯弱,她冷笑着说:“怎麽,这就来不起了吗?才十九
次,每人平均不了三次,真是一群可怜虫!”“妳!”宫天龙抬手打了她一个耳
光,菲菲脸一侧,又转过脸来,淡淡地一笑:“不对吗?妳们QJ了我11次,
JJ了我8次,我没有记错。可怜虫!”“吊起来!”宫天龙说着:“我不信治
服不了妳这个臭娘们!”男人们把菲菲从桌子上拉了下来,把她双手扭到背后,
用尼龙绳捆住了她的双手的大拇指,开始往起吊,菲菲疼得弯下腰去,她的两个
脚趾也离开了地面,身子在空中蕩着,她的屁股向上翘着,刚刚被干过的屁股眼
还没有合到一起,成了一个小洞洞。

  一个男人把手指插了进去。

  几分钟菲菲的脸上、额上就渗出了汗珠。宫天龙揪住了她的头发,扯起她的
脸问道:“谁可怜?”菲菲眼中射出了愤怒的目光:“呸!妳们才是可怜虫!”

  宫天龙一鬆手,菲菲的头垂了下去,没一会,菲菲身子向下一沈,昏了过去。

  男人用冷水浇她,菲菲“嘤”地一声醒了,小白脸抡起皮带狠狠地抽在她屁
股上,菲菲狠狠地一咬牙,屁股上出现了一条红色的蚯蚓。

  宫天龙说:“大家都饿了,先给她定个式,我们休息一下!”男人们把菲菲
放了下来,菲菲软软地倒在地上,男人们将菲菲的左手扯到后面,又用力搬起菲
菲的右腿,把她左手大拇指和右脚大拇指捆在了一起,然后用铁钩将尼龙绳子一
勾,吊了起来。菲菲衹有左脚的大拇指可以着地。她就这样悬着。

  男人们都出去了。菲菲全身都疼,默默地忍受着。逐渐迷迷糊糊地了。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们又进来了,他们围住了菲菲,戈军转到菲菲背后,把
手指插进了菲菲的屁股眼裏。小白脸的两根手指又在她插她的阴道了。其他人也
开始在菲菲身上揉着捏着。宫天龙用手按住菲菲的背,使劲往下按,菲菲又是一
阵疼痛。

  宫天龙用手托起菲菲的下巴:“谁可怜呢?”

  菲菲忍疼笑了笑:“还用说吗,当然是妳们了,可怜虫!”宫天龙也笑了:
“把她放下来!”男人们把菲菲放到地上,菲菲躺了一会,舒展开麻木的身体。

  一个男人把一块面包和一袋饮料放在了菲菲面前。菲菲坐起了身子,拿起面
包吃了起来。

  等菲菲吃完了以后,男人又抬来一盆水,宫天龙对她说:“来洗个澡吧!”

  菲菲默默地开始清洗了。一阵阵疼痛,一阵阵酸楚,她差点儿哭了出来。她
忍住了。菲菲平静地、缓缓地就象在自己家裏的浴室裏一样。

  菲菲的身体恢复了洁白,接着她理了理自己的着发,擦干了身子。菲菲缓缓
地站起身子,挑战似地看着男人们。

  宫天龙笑着走近了菲菲,突然一个耳光扇在她脸上。菲菲一个踉跄。宫天龙
把菲菲按跪在地上,压住了菲菲,然后分开她的屁股,阳具插入了她的屁股眼裏。

  菲菲痛得嗯地一声,头往起一扬。宫天龙疯狂地抽插起来!他低着头,饶有
兴趣地看着自己的阳具在菲菲的肛门裏出出入入,肛门流血了。

  轮姦和JJ又开始了。菲菲死去活来,被男人们翻来覆去地姦淫着、玩弄着。

  精液不断地喷在她的脸上、身上。

  一阵疯狂结束了,又是十几次。宫天龙问道:“这次妳被干了多少次,记清
了吗?”菲菲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为什麽?”“这次我不想记。”菲
菲平静地说。

  宫天龙一挥手:“尝尝老虎橙!”男人们拖起菲菲,把她捆在了老虎橙上。

  宫天龙伏下身看着菲菲:“妳该老实了吧!”菲菲冷冷地“哼”了一声,带
着一丝傲气闭上了眼睛。

  宫天龙站直身子:“加砖!”一块砖硬塞进了菲菲的脚踝下面,一阵针扎一
样的疼痛从膝盖下传了上来。菲菲紧紧咬住了牙关。第二块砖加了进去,菲菲身
子往上一挺:“啊!”地叫了一声,随即忍住了。她的头上开始冒汗了。过了片
刻,第三块砖开始硬往她的足踝下楔了。她的膝盖开始“格格”地响了。巨疼闪
电般地传遍了全身,刺激着全身,她全身抽搐发抖,可她眼裏还是闪着倔强地光。

  宫天龙问:“谁可怜呢?小姐!”“呸!”一口带着血丝的口水吐到他脸上。

  小白脸一扬手裏的皮带。宫天龙拦住他。一个男人撬起了菲菲已被挤变了形
的玉足,準备往她的足踝下塞第四块砖,菲菲“啊!”地一声,身子一歪,昏了
过去。

  宫天龙摇了摇头:“放开她!,用冷水浇!”过了片刻,菲菲“嘤咛”一声
醒了。戈军伏下身子看着菲菲。他知道离菲菲意誌的崩溃还早哩。就说:“还是
把她捆到老虎橙上去!”菲菲又被捆好了,这次却没有加砖。戈军拿出了几根打
毛衣用的竹签,开始往她的脚指甲裏钉。菲菲狠命地摇摆着头,紧紧地咬住牙,
十指连心,她又昏了过去。男人们摇了摇头,宫天龙道:“想不道她这麽倔!”

  戈军残忍地笑了:“她衹要不服,我们就接着治,我就不信,一个小娘们就
这麽能忍。”一阵冷风吹在菲菲精光赤裸的身上,她醒了。屋裏一个人也没有。
菲菲一动,发现自己被悬在空中,四肢被拉得紧绷绷的,成了一个X形,动一动
就是一阵钻心的疼。她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流了下来。这裏,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开始插她的阴户,又扭她的屁股,干了一会儿,转身走了。又一小会,另一个男
人走进来,把一根筷子往她屁股眼裏一插,她疼得“呀!”地一声。那男人又走
了。

  菲菲听了一会明白了,七个男人在外面打麻将,谁放了炮就进来折磨她。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们又拥进来围在菲菲身边。

  “怎麽样?”宫天龙问戈军用手捏了捏她的乳房:“说话呀!谁可怜!”菲
菲已是很无力了,她抬起头来望了他们一眼,吐出了两个字:“妳们!”又垂下
头去。小白脸骂道:“妈的!”他手裏燃着的烟头按在她的肚脐眼上,菲菲用力
闭让眼睛,强忍着灼痛未发一声。

  菲菲被放了下来,面前放了一盒在烫的方便面,一杯热奶和一块奶油面包。

  菲菲默默地吃起来。

  歹徒们看着菲菲把这些东西吃下去,又看着菲菲休息了一会。

  宫天龙问道:“怎麽样,还倔多久?”

  菲菲抬起头来,美丽的大眼睛裏闪过了一丝忧郁:“又要拷打我了是吧。我
还受得住,来吧!”宫天龙笑了,他摇了摇头,转过身问男人们:“还干她吗?”

  男人们相互看了看,都摇了摇头。

  菲菲笑了笑:“那妳们上刑吧!”两个男人抓住菲菲的两手手腕合在一起捆
上,又把菲菲牵到地上的两个铁环边,把她的两衹脚放了进去。戈军看着她:
“我们要吊了!”菲菲一笑。宫天龙叫道!:“吊!”菲菲被缓缓吊了起来,她
的手被拉到了头上方,又接着往起吊,菲菲的两衹脚踮起了脚尖,但无法离开地
面——被铁环卡住了。菲菲的身子被拉展了,拉紧了、绷住了,她感到了一阵阵
疼痛。全身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小白脸狞笑着取出了一个油桶,裏面浸着几根小
指粗的山藤。他取出了一根,在手裏抖了抖,大叫了一声:“我让妳知道鞭子是
干什麽的!!”一甩之下菲菲洁白的皮肤上出现了一条紫红色的“蚯蚓”,菲菲
咬住了牙,身子一扭,但未动;她一声不吭。小白脸连抽几鞭,菲菲的脸都痛变
了形,但还是咬住了牙。小白脸转到她侧面,用藤条抽打她坚挺的乳房。乳房上
也鼓起了红色的“蚯蚓”,菲菲竭力想转动,但是做不到。她终于开始轻轻地呻
吟——“啊!……哎呀!”菲菲乳房上、肚皮上、大腿上都鼓起了一条又一条紫
红色的蚯蚓。

  第三十二鞭后,菲菲头一垂昏了过去。小白脸停止了抽打,一个男人提来一
桶盐水,先把菲菲从铁环裏鬆了一鬆,又把菲菲往低处放了放,让菲菲的身子鬆
活一下。男人们开始用盐水擦她的鞭伤;在巨痛的刺激下,菲菲渐渐醒了,她忍
不住开始呻吟。宫天龙和弋军相互看了看,弋军对菲菲说:“先别哼哼,我们现
在就要抽妳的骚穴。”菲菲没有说话。男人们仿佛看到了希望。

  菲菲的上身仰在地上,双腿被分开吊住,成了一个大大的V字,腰也离了地。

  弋军扬了扬手裏的藤条:“再不服气,抽烂妳的小屄!”菲菲眼望了望他,
闭上了眼睛。弋军把藤条重重一甩,“嗖”“啪”“啊!——”菲菲一声尖叫,
身子开始翻滚,“啪”又是一声,菲菲尖叫着滚压。她身下是褥子,擦不伤皮肤。
但阴户那刺骨的疼痛遍布全身。她在飞舞的藤条中翻滚着,发出了一声声尖叫。

  男人们已经看到了希望。第二十三鞭下,弋军停手了。菲菲的阴户高高肿起,
阴道裏渗出的尿水和血水流到了她的肚皮上,也滴到了地上。宫天龙伏身子靠近
菲菲的脸:“妳好可怜,对吗?”菲菲静静地躺着,没有回答。宫天龙又问了一
遍。菲菲惨笑了,“还有什麽花样,来吧!”宫天龙伏下身子仔细地听,菲菲用
了点力又重复了一遍;这回宫天龙听清了,他脸一下子沈了下来。

  宫天龙取出了瓶烧酒,开始缓缓地往她阴户上浇,烧酒渗进了她的伤口,流
进了她的阴道和屁股眼裏;菲菲发出了尖声惨叫,她扭动着身子用力伸缩着双腿,
大声哭叫起来:“畜牲啊,畜牲啊!妳们好狠啊,妳们不是人,妳们不是人啊!”

  等菲菲哭叫停止了,倒在那儿直吸冷气,男人们鬆开了她的双腿。她静静地
躺着,男人们又出去了,过了一会,弋军又回来了,他揪住菲菲的头发把她扯坐
起来:“跪着!跪好!”他踢着菲菲的两条大腿。菲菲没有倔,她跪在了地上。
这时,菲菲感到自己的意誌快要崩溃了。她努力地对自己说坚持、坚持!

  当男人们再度走进来时,菲菲已爬在地上睡着了。男人们相互一看,弋军走
过去对着菲菲的阴户不轻不重地踢了两脚:“跪好,跪好!”菲菲一下醒了,抬
头看了看围在身边的男人们,用手撑起了自己的身子,跪好了,宫天龙感到胜利
在望。他一挥手,有两个男人开始往菲菲面前放吃的。

  菲菲看了看面前的牛奶、鸡蛋和面包,缓缓地伸出手去。弋军叫道:“不许
用手!”菲菲身子一颤,抬头望着他。弋军说:“象狗一样,衹许用嘴!”菲菲
缓缓跪直了身子昂起了头,不再看食物一眼。弋军叫道:“妳!”把手一挥要打。

  宫天龙抬手一挡,他蹲在菲菲面前:“妳想怎麽吃就怎麽吃。妳会成为我们
的一条狗,可妳现在还是人。”菲菲看了看他冷笑一声:“我永远是人!”菲菲
把东西吃完了,宫天龙又让人送来了一大盆热水:“洗个澡吧!”“好!”菲菲
艰难地洗凈了自己。她又休息了一会。

  过了一会,菲菲抬起头来,宫天龙问:“妳还能忍多久?非要让我们折磨妳
吗?”菲菲平静地说:“用刑吧,拷打吧,我要坚持到最后!”宫天龙拿出两枚
钢针,又拿出两枚红烛,用针尾扎进红烛底部。两个男人当即上前把菲菲抬起来
平放到大桌面上,做大字形分开四肢固定好。蜡烛被点燃了,两枚钢针分别扎进
了她的两个乳头上,菲菲又发出了惨叫,她的身子开始抽搐了,滚烫的蜡油滴到
她白嫩的乳房上。

  “还要忍多久?”弋军问。

  “我……还受……得了!”菲菲咬着牙说。

  红烛烧了一小半,见菲菲还在撑着,小白脸又拿起了一根细铁丝,烧红了,
轻轻地放在菲菲的阴唇上,菲菲又是一声惨叫,但宫天龙他们还是失望了。小白
脸上前拔出了插在菲菲乳头上的针和红烛,鬆开了菲菲的绑绳。

  菲菲又被绑在了老虎凳上,她感到自己就要坚持不住了,她眼看着两个核桃
大的钢珠头烙铁被放到面前的火盆裏,被烧得发了红,又被举起来变成了黑色,
一丝恐惧袭上心头,她闭上了眼睛,準备承受那钻心的痛苦。可等了片刻,没有
痛苦袭来。她又睁开了双眼,就在这裏,两个烙铁几乎同时按到菲菲的脚步心上。

  菲菲终于发出了历声惨叫,长长的惨叫,在惨叫声中,她突然垂下了头。

  “快!”宫天龙急忙叫道,“用冷水浇!”浇了四盆冷水,又等了一个多小
时,菲菲终于苏醒了。宫天龙叹了一口气:“看来得让妳休息一下,养养伤了,
我们不想让妳死!”菲菲心头一震,抬起头来,宫天龙见她的目光已软了下来,
冷漠和高傲已经看不见了。菲菲动了一下,见自己已被鬆开,就势软软地倒在地
上。

  小白脸端着一盆冰棍放在了桌子了:“大家先解解热!”男人们每人抄起一
根冰棍吃了起来。宫天龙吃了两口,转身看到菲菲,于是拿起一根冰棍递给她,
菲菲接了过来,慢慢地吃着。弋军看着看着,突然闪出一个恶唸,对小白脸一招
手,小白脸把耳朵凑了过去。听着听着,也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大家全都吃完了一根,小白脸站了起来:“小弟给大家献台好戏。”

  人们连菲菲也都看着他。小白脸一指菲菲,对其他男人说:“来,帮个忙!”
菲菲双腿分开,脚上头斜下,被斜吊在空中。小白脸叫道:“看我的!”他拿出
了一个避孕套,套在了一个冰棍上,走到菲菲身边,低下头看着她,菲菲不知道
他要干什麽,眼裏闪过一阵惊慌。

  小白脸叫着:“看好了,这叫做后门吃冰棍!”说着猛地把这根冰棍插入了
菲菲的屁眼裏。菲菲“啊”地一声;男人们哄笑起来。接着,小白脸又用避孕套
套住一根冰棍,对男人们说道:“这就叫冰棍K屄!”说着他用手拔开了菲菲的
阴唇,“啧”地一声,把冰棍插进去,开始用冰棍抽插菲菲的阴道。

  菲菲鹹到一阵羞耻,接着又冷笑一声。可是突然她感到一股阴冷的疼痛,一
阵说不出的痛苦从阴户裏蔓延开来,袭上全身,袭进肺腑。她禁不住开始“啊、
啊”地叫着扭动挣扎起来。所有男人们眼裏都射出了兴奋的光芒。这股阴冷的寒
气如刀割一般的难受,把莫名的痛苦射进了她的子宫,来自地狱的痛苦终于打垮
了菲菲的矜持。她终于开始惨叫着大声求饶了:“拔出来呀,受不了呀!求妳们
拔出来吧!”菲菲惨叫着踢蹬着:“拔出来吧,拔出来呀,我什麽都服了呀!…

  …“宫天龙把头伸过去:”什麽意思?“”求妳把它拔出来……快呀!“宫
天龙笑了:”妳让我拔什麽?“”把冰棍拔出来。饶了我呀。“男人们都笑了起
来。

  弋军笑着说:“把冰棍从哪儿拔出来?是从妳的贱屄裏吗?”

  “啊……是,是,是从我贱屄裏呀,快呀!”终于,这个女郎要被征服了。

  宫天龙狞笑着说:“妳不想让冰棍K妳的屄,那想让谁K,说呀!”此时的
菲菲哪裏还敢有自尊:“妳们,让妳们K,让妳们K我的屄,快拔出来……快呀,
啊……啊……”“那麽现在谁可怜?”小白脸问。

  “我……我……可怜……可怜我”菲菲实在受不了。

  宫天龙拔出了那两根冰棍:“妳是什麽?”

  菲菲一愣,宫天龙又问了一句:“妳是什麽?妳的屄又是什麽?快说!”望
着面前的冰棍,菲菲终于反映了过来:“我是狗,我的屄是狗屄呀,”“哇”地
一声,菲菲哭了起来。

  “不许哭!”弋军又把一根冰棍插进了菲菲的屁股眼裏。菲菲止住了哭声,
可不过片刻,菲菲又大声哭叫起来。

  男人们更兴奋了。宫天龙大叫:“巩固胜利成果!”一根冰棍又插进了菲菲
的阴道裏。男人们尽情地欣赏着菲菲哀婉地哭叫和求饶!

  菲菲被放了下来,宫天龙道:“来,每人插她两根冰棍!”男人们纷纷拿冰
棍套避孕套!。菲菲惊惧地缩着身子,突然,她跪在地上:“饶了我吧,饶了我
吧!”她开始一个又一个地磕头了,“饶了我吧,我不要啊!”她痛哭着乞求。

  菲菲的意誌终于烟消云散了。她哀哀求告:“让我干什麽都行,求求妳们,
饶了我吧!”宫天龙用脚踢了踢她的脸:“象狗一样爬着转圈!快!”“不,先
让她服侍我的鸡巴!”小白脸上来说。

  菲菲又洗了个澡,高贵的气质在这裏成了受折辱的重点。“快说,请让我服
侍主人们的JJ。说的越贱越好!”男人们凶狠地命令。

  “现在请让人服侍主人的JJ,我是最卑贱的母狗,主人们要是不满意,请
打我踢我吧,那是我的荣兴!”菲菲双膝跪倒在他们面前。

  小白脸把阳具送到她的面前,菲菲抬起头来:“我从来不会这个!”“我们
来教妳!把这宝贝放进妳的嘴裏,要用舌头舔,要轻轻地吸……”小白脸硬硬的
阴具顶向菲菲如花的玉唇,菲菲不得不张开了嘴巴,将肉柱含了下去。

  “唔唔……”坚硬的肉棒直插入喉咙深处,立刻引起了呕吐感。

  “妳的手也要动,用妳的舌头尖舔龟头!”菲菲的指在青筋暴露的肉棒上开
始活动,从龟头的开口处流出了表示性感的液体,菲菲伸出舌尖舔着。

  “性感地摇动妳那漂亮的乳房给我们看看!”戈军命令她。

  “呵……”菲菲口含着肉棒,使身体上下摆动。黑发飞舞,美丽的乳房淫蕩
地摇动。

  “这多好看呀!”男人们哄笑着说。

  此时的菲菲没有了羞耻,更没有了少女的矜持。

  戈军走过来,“我来给妳双重服务。”他用手捏了捏菲菲的阴核,并自身后
用力地抓捏着菲菲丰满下垂的乳房,身体靠在菲菲的背上及丰满弹性的屁股上。

  不断地用舌头在菲菲的阴核上吸舔。嘴裏塞满肉棒,下体又受这样的刺激,
菲菲的身体开始不停地扭动,嘴裏开始发出淫蕩的呻吟声。

  “是不是想被K了,把屁股抬高一点。”男人双手用力,把她的屁股抬得高
高挺起。“母狗,妳说自己是母狗,快说,请主人插进来!”“是,我是母……

  母狗,“菲菲感到了强烈的耻辱。”插吧……请插进来吧……“菲菲含糊地
说着。

  “不行,第一:我们都要听清楚;第二:要说明白让我插进哪裏去!记住了
没有!”戈军用手拍打着菲菲的屁股,“一面说一边要把妳的白屁股扭起来。”

  “是!”菲菲声音颤抖,她忍着泪水说了出来:“我是……是主人的……一
条…

  …一条母狗,请……请主人插入吧,插入……我的阴户,不……那是我的狗
屄“

  说完她紧紧咬住下唇,泪水夺眶而出,慢慢地扭起了屁股。

  “嘿嘿嘿……”男人们都露出了笑容。戈军用手握住肉棒,顶在了菲菲的阴
唇上,菲菲想逃避,可是前面被从嘴裏插入肉柱,正不断地被搓插蹂躏。

  男人的阴具推开柔软的肉门直插到了最深处。“啊……”突然的刺激使菲菲
的身体不由的紧缩;戈军不理会菲菲的样子,马上用猛烈的速度上下抽动。此时
火热的肉洞裏被激烈地刺激着,开始了美妙的蠕动,肉洞裏的嫩肉开始缠绕肉棒。

  菲菲突然觉得自已在这种QJ中有了一种奇妙的感受。

  男人从身后抓住她丰满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弹性的肉裏,有些淩虐地搓捏着,
而插入后不停改变着肉棒的角度而旋转着。激痛伴随着情慾不断开始从自己的子
宫传上来,菲菲全身开始融化了,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动的快感,她
的淫水也开始不停地溢出来。

  这时小白脸的肉棒在菲菲嘴裏疯狂抽插后,已达到了高潮,肉棒在菲菲嘴裏
连连跳动,射出了黏黏的精液。

  “喝下去,不準吐!”听到这严厉的声音,菲菲木然地把有腥味的白色液体
吞了下去。

  “放在嘴裏好好地舔!”菲菲的脸颊通红,她把自己的红唇送上去,在尚在
冒出男人精液的肉棒上舔着。而后面的男人还在不顾一切地继续抽插,受到猛烈
的冲击,菲菲连续几次达到高潮,最后快陷入半昏迷状态时,戈军的精液也放射
到她的体内。

  菲菲开始在地上爬了,边爬还要边学着狗叫。“看看这个高贵小姐自尊还剩
下多少?”男人们想尽办法来折辱着她,逼着她用嘴去舔每一个男人的脚。去吻
每一个男人的屁股眼,菲菲已经麻木了,她衹是机械地服从着男人们一个又一个
希奇古怪的命令,现在倔强而高贵的菲菲连哭也哭不出来了。
类似精品
友情链接
肛交 榨精病栋 晓可耐 裸女 無料です结衣 美穴 小表妹不能说的秘密 巨乳动漫 萝莉200204 齐叔 女人体 淫水超多的小年輕媽媽 夜店19岁DJ和18岁表弟乱伦,近亲相恋青春期表弟破处姐姐 手交 幼幼 油亮丝袜 丝袜 换妻 情色 光与影的传说 紫色面具 呦呦se 父女乱 罗智莹海角 喷精 日本禁 父女乱伦 国产 淡蓝视频gv 小女儿给爸爸口交,嘴巴被塞得满满的 男男视频 日本A 尤妮丝 小马拉大车欧美幼幼姐弟小鸡鸡插进了姐姐的黄毛嫩屄 初中12岁 艺校合集 继女到家里来慢慢培养成我的专属抖M 少年阿宾房东太太麻豆 永濑唯 自拍 魔物喵护士制服 西部通缉令 【禁播解密】警惕!邻居大叔_诱 网曝-【超嫩萝莉】“张婉莹”寒假作业篇_性感诱惑,高清嫩穴特 哟剐蹭_爸爸只蹭蹭不进去 美女偷 作业系列 同人动漫网站在线观看 大秀 欧美美女 小姨子 初中表妹 被禽兽父亲调教成玩物 91亚洲 御坂莉亚 动漫精品 裸体主义者 国外三岁继女 秒播不卡 风月海棠 图片瑜伽裤 国产男同 季莹莹动漫 日本综艺 初中生 学妹因偷偷喝了舍友的东鹏饮料,被舍友发现后强迫脱光衣服用饮料瓶子插逼 国产剧情 萌白酱 魔镜号 我的放浪岳母中文语音免费下载 三级片 三上悠亚 三级伦理 【真实乱伦】兽父调教亲生女儿_局部特写_高清版最新流出! 孙千换脸 日本高清 少女合集 色情网站 成人 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