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情魔

最新评分:3.9
最高点赞数:101246
更新时间: 2024-04-21 14:43:59

第一章、被淫邪的目光所侵犯
(1)
秋川纪美子给家里的妈妈打电话,让妈妈将她在高中时穿的水兵式校服给寄来。这套水兵式校服二天后,便用邮件寄来了。
妈妈非常仔细地替她保存这套衣服,包装一打开,立刻从折叠得很好的製服上发出一股防虫剂的清香气味。上身是白色的半袖夏季上装,下身则是带褶的裙子,这种负有盛名的教会学校的、佩有兰花校徽的製服,在乡下是孩子们非常崇拜的服装。
晚上,在公寓的房间里,秋川纪美子曾两次试穿上这套衣服。有二十四道褶的裙子的腰身,还是那么合适,从高中毕业至今,还一次都没有穿过呢。
镜子里,映出了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时代的倩影。圆圆的脸盘上,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巧玲珑的体态,在加上一副看上去永远是天真烂漫的相貌,虽然快二十岁了,而且还参加了工作,但如果这样上街的话,谁也不会怀疑她还是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学生。
镜子里的纪美子,情不自禁的跳起了关东地区的民间舞蹈。裙子的边沿不时地轻轻的飘蕩起来。
「学生时代的生活,真令人怀念呀!」
学生时代的回忆,在她的脑子里复甦了。但是,要来这套衣服,并不是为了回忆过去。一想到这里,一种害羞感油然而生。感到不好意思了的姑娘,立刻红了脸。她双手交叉地抱住自己的肩头。
「就这个样子站在大家的面前唱歌吗?真不好意思……」
「这样子行吗……?」
这套水兵式的校服,是为了将要举行的公司全体人员旅行时的联欢会而準备的。
出生于北关东地区的一个小城市的秋川纪美子,在东京的短期大学毕业后,于当年的春天,进入了位于东京新中心区的一栋高层建筑的大公司:钴精器东京总公司。钴精器,是一种精密的电子仪器,电子计算机硬件製造所,是属于一流的上等企业。
每年的六月份结算以后,公司都要依照惯例,到邻近的郊区温泉区,举行一次慰劳、安抚性的职员旅行,这是包括总经理在内的全体人员都要参加的一项重要活动。
在旅行期间要举办一次娱乐性的联欢晚会。为了提高职员们的兴趣,不使所演的节目枯燥无味,公司决定给予从各课选出来的演出者们一定的奖励,通过评选,对表演的最好的人,要给予大奖,特别是总经理会发给一笔数额相当可观的奖金。因此,全体职员们都以前所未有的热情积极的排练,都试图要拿到那笔高额的奖金。
「唉唉,你们课今年打算出甚么节目?」
自从职员旅行的日期确定之后,女职员们在午休的时候,都在互相打听各课今年準备出甚么节目。
纪美子所在的文件课,参加工作早些的职员们準备了一出喜剧风格的短剧,纪美子等三名今年刚入社的年轻姑娘,决定要身穿水兵式校服,给大家演唱校园歌曲。
「唷!穿水兵式校服?想法真天真呀!伟大的小姐们,还真有点浪漫的味道呢。光看一眼水兵式的校服,就足以让大家激动万分了,即使是节目差些,也可以给我们一个良好的印象啦!」
参加工作早几年的女职员们,以不无讥讽的语气挖苦纪美子她们。在她们看来,像她们这种年龄,已经不能再穿甚么水兵式的校服之类的衣服了,因此她们像是有点嫉妒。
而纪美子听了这样的议论之后,不由得想起了清濑夏绘的事情。
(我连穿一身水兵式校服出现在大家面前还觉得害羞呢,那么她在大家面前赤身裸体就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吗?)
清濑夏绘,是早些年进入本公司的女职员当中的一个。
纪美子是在午休时从老一些的女职员的閑谈中,意外的听到了些清濑夏绘在去年的旅行中演出的事情。
「喂!我说,今年清濑要是还演那个的话,那大奖肯定是她的,别的甚么节目都比不上她的那个。」
「喂!不过她今年还能再那么干吗?要真是那样的话……」
「真不明白呀,就靠这个来笼络人心,好让大家都同情她?大概是上次嚐到了甜头,今年还能再这样吗?……」
纪美子不时地听到些这样、那样的议论。
「哪个清濑小姐?就是在营业课工作的那个吗?」
「对呀,就是她!!!」
清濑夏绘,是营业本部计划调查室的一名女职员,今年二十五岁,至今仍过独身的生活。像她这样的岁数,在大多数二十几岁就结婚退职的女职员中,还属少见。她修长的个子,苗条的身段,天生的波浪式髮型,显得非常漂亮。眼角细长的大眼睛,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个非常漂亮、楚楚动人的美人。据说,到去年为止,她一直是在秘书课担任重要工作人员的秘书。
所以说夏绘漂亮,一是天生丽质,再就是她很会根据自己的身材选择时装,身姿优美、举止典雅、风度大方。的确有那种担任要职的精干秘书的气质。
夏绘给纪美子的印象是很好的,她觉得夏绘是个漂亮、恬静、言行十分谨慎的普普通通的女职员,纪美子对夏绘的评价也很好,她觉得夏绘不仅非常尊重他人,而且无论是拜託她甚么事情,她总是以非常愉快的表情答应下来,工作也极其认真,各方面都可以绝对信赖。
夏绘呢,也很喜欢纪美子。初次见到纪美子时,就被纪美子那天真、可爱的劲儿吸引住了。她似乎觉得纪美子有很多地方与她相像。由于工作上的关係,她们不怎么打交道,只是偶尔的碰见几次。夏绘第一次碰见纪美子时,就直呼其名的招呼道。
「你就是刚来的秋川纪美子姑娘吧。要儘早的熟悉工作,加油干啊!」
好像夏绘早就知道了纪美子的名字,并用优美动听的语调鼓励纪美子好好的干,这使纪美子感到很高兴。可又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是扑通扑通的跳个没完,她对夏绘在去年的旅行演出中获得最优秀奖一事,一直是半信半疑的。
「真的吗?像夏绘小姐这样一位安静、温顺的姑娘,究竟表演了甚么样的节目呢?」
对于纪美子的提问,女职员们互相看了看后,都笑了起来。其中的一位回答说。
「脱衣舞嘛。她在去年的旅行演出中,就让大家欣赏了带有『洋』味的脱衣舞。」
「什么???」纪美子怀疑自己的耳朵了。
「脱衣舞……?就是脱光了衣服,在大家面前裸露身体……?」
「是啊,就是那样,可能是以前当过艺妓吧。要不然哪来的那么大胆子,在总经理及全体男性职员们面前,公然的赤身裸体呀?!」
「你瞎说呢吧……?」
「不骗你,真的。因为全体男人们,也包括不少女职员们都被她搞得晕头胀脑的,所以诱人的大奖就归了她。」
「她满不在乎地把我们女人身上的秘密充份地显露给男人们,我真怀疑她的精神是否有毛病。」
纪美子感到一阵奇怪的沉闷,心在激烈地跳动,脸上也一阵阵的发热。
(她,跳脱衣舞……?)
从女职员们的议论中看,夏绘在秘书课工作时期的隐秘,好像没有被披露出来,只是在去年春天被调到了营业本部以后的职员旅行中,她突然以一个脱衣舞女的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后,一系列的前所未闻的隐私才被披露了出来。这些事情,使全体人员都被震惊了。
「在那以前,我们都不肯相信,一个担任重要秘书工作的、给人印象非常好的姑娘却突然的宣布,我给大家表演脱衣舞,然后就真的全部脱光了……」
去年的职员会是在西伊豆的温泉。在大讌会的会场中央设置了正式的舞台,节目的演出是按照从计划调查室开始的顺序,一个个的往下演。当老职员们演完了吟诗和剑道后,只见一位女职员身浴衣走上了舞台,她就是清濑夏绘。担任大会司仪的庶务课长,看了一下手中的节目单,然后向大家介绍说。
「下面,由本公司的名花,清濑夏绘小姐给我们大家表演『洋舞』。」
他也没想到,夏绘表演的是脱衣舞。
经过精心化装,比平时更显得娇媚动人的清濑夏绘,站在舞台的中央,表情非常平静的向大家宣布。
「我来给大家表演脱衣舞。」
夏绘宣布完后,最初大家都不肯相信,都认为她是在开玩笑,会场的各处响起了一阵阵挖苦般的笑声。然而,她却对这些却毫不理会,当挑情的音乐声响起之后,夏绘一边摆动起她那优美的身躯,一边解开浴衣的繫带,她舞步轻盈地旋转了一圈之后,浴衣便轻飘飘地落到了一旁,会场里猛然响起了一阵炸雷般的掌声,但马上就又恢复了平静。
「浴衣脱掉了,里面是一件黑色的长衬裙,还挺长的呢。衬裙的束带是最好的,那可真的是丝质的呢。」
老一些的女职员们,七嘴八舌地将夏绘去年的脱衣舞之事,向瞪大了眼睛听的纪美子等几个刚入社的年轻姑娘们详细的讲述了起来。
身黑色长衬裙的清濑夏绘,的确是显得非常的妖艳,对这些平时看惯了製服的人们来说,眼前的情景真令人难以相信。浑圆的双肩及裸露一半的乳房,在粉红色的灯光下,映出眩目的色彩。她的身体一边随缓慢的拉丁舞的音乐节奏起伏晃动,一边将长衬裙的肩钮从浑圆的双肩上逐个解开,然后,在还不能相信眼前这一事实的人们面前,慢慢地将长衬裙的下摆提了起来,并随音乐的节奏向上捲动,非常麻利的从头上脱了下来,扔在了浴衣的旁边。
「长衬裙脱掉后,里边就只剩下黑色的带式乳罩和一片小的可怜的三角裤袜了。三角裤袜还是两侧繫带的那种,好像还是透明的,能透得见肉呢……嘿!她呀,还真有点像个专业的脱衣舞女似的,长筒袜都是用吊带吊的,全是清一色的黑色。」
「吊带?那个,是专门用来吊袜子的那个东西吗?」
纪美子所处的这个时代,出产的大都是连裤袜,像夏绘穿的那种长筒袜,她还没穿过呢,只是见过照片上的美人用这样的袜子。
「嗯。就是那东西。唉,好像美国电影上常出现过的这种袜子……,不过,那都是妓女们穿的。」
「我们平常人哪用吊带这东西呀,夏绘小姐平时就用这东西吗?」
纪美子显得有些惊讶的问道。
「那我们可就不太清楚了,反正那东西让人一看就觉得够色情味的,我觉得她不像是专为脱衣舞準备的这东西,她好像早就有。而且她的脱衣舞也是早有计划的準备的,绝不是偶然的心血来潮……」
「哼!她呀,就是想让人们感到突然和惊奇,你看她脱了长衬裙后那股子妖娆劲儿,不但我们感到惊奇,就连那些男人们都觉得意想不到,很多人都一股劲的往下咽口水,眼睛都直了。」
人们的这些议论,使纪美子恍恍惚惚的产生了错觉,似乎觉得夏绘此刻正光身子站在她的面前。她感到了羞耻,全身上下都在发烧。
她在哪学会的脱衣舞呢?清濑夏绘的脱衣舞技,引起了男人们的极大兴趣。她把身上的乳罩、吊带、长筒袜等,依次地脱了下来,她的这种脱内衣、使身体充份露出的功夫非常的熟练,而且还带有极大的挑逗性。
「呀!摘掉了乳罩,那不就看见了乳房了吗?」
「是啊!像她那个岁数了,乳房居然还没有下垂,就像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呢。高高的隆起。脱到最后,就剩下那片三角裤袜了……前边,小三角裤袜的前面,好像连阴毛都透出来了,比比基尼还比基尼,简直可以说就是块遮羞布,整个屁股基本上也是裸露的。因为她的裤袜太小了,作为女人,我都有点替她害羞了。」
就在她越来越不像话的时候,舞曲终止了。紧接,她又採取了一个更加大胆的行动。她扑通一下从舞台上跳了下来,仅穿那片遮羞布似的小三角裤袜,来到了坐在第一排的总经理及各位董事们的面前,给他们一一的斟了酒,然后用一只手捂乳房,另一只手端起一只高脚杯,并高高的举起在原地转了一圈,就像是要故意眩耀一下自己的裸体似的,浓妆艳抹的脸上浮现迷人的微笑。
「总经理先生,各位董事先生们,能为我刚纔的表演乾了这杯吗?」
「好!好!乾杯!乾杯!」
清濑夏绘,以她漂亮的裸体,在最近的距离内,充份的暴露在公司全体人员的目光下。之后,她又以毫无畏惧的神态再次登上舞台。在舞台上,她以屈膝行礼的方式,向大家致谢。这时,欢呼声、鼓掌声响彻了整个讌会厅。结果,在她之后所演出的节目,全都显得黯然无色了。
最后评选的结果,清濑夏绘获得了大奖。然而,当她再次身穿浴衣,从总经理那里领奖时,她的表情却是平平淡淡的。并不因为获得了大奖而显得兴高采烈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当她踏忧郁的舞步表演脱衣舞时,她的表情一直就像是带一种毫无表情的假面具一样,细心的人是不会看不出来的。
职员旅行虽然结束了,可夏绘的事情却成了公司里人们谈论各种乱七八糟事情的话柄。尤其是那些爱在背地里扯东道西的女职员们,虽然时间过去已经很久了,她们却仍然没完没了的议论夏绘,每次说起这个话题时,好像这事就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在那之前,给人印象很好的清濑小姐,为什么突然的跳起了脱衣舞呢?真是弄不明白。怪不得大家说甚么的都有,因此被仓持专务抛弃,成为了大家的笑料。据说,仓持专务对她冷淡得出奇,甚么样的斥责都有。」
「怎么?清濑小姐和专务之间还有甚么事情吗?」
这可还是头一次听到呢。纪美子的眼睛都快瞪圆了。
「唉呀,你还不知道哪?这可是个有说头的话题呢!『鬼剑』当专务时,他最看得上眼的人就是清濑夏绘。他强行把清濑调到他的办公室做他的私人秘书。时间不长,夏绘就成了他的情妇,据说第一次佔有夏绘时,说白了的话,就是强姦……!」
「……?!!!」
秋川纪美子的心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专务仓持剑造,由于在四年前把因巨大亏损而濒临倒闭的钴精器公司拯救了过来。因此,他不论是在公司里还是在外界,都是非常有名气的人物。作为前某钢铁公司的董事,他的企业管理水平和解决劳务争端的手段都使人非常的佩服。在以前的公司里,他被属下背地里称为『鬼剑』。是个可怕的专制人物。他进入钴精器公司后,毫不客气地进行了一系列的机构改革,使企业的管理机构趋于合理化,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使公司的经济效益有了巨大的变化,各个部门全部达到了盈利。其铁一般的手腕,令人慑服。在激烈的权力斗争中,他的对手们一个个的败下阵来。据说现任总经理因病即将离任。仓持剑造,将成为总经理的最强有力的接替者。
他的外表与他的绰号『鬼剑』极为相似。胸部脂肪虽然多了点,但是精力非常充沛,黑红的大宽脸,浓密的短髮,两道剑眉,眼睛里边时常放射猛禽一样的锐利光芒。个子不高,腹部正在向前凸出,强健的肌肉,一副典型的劳动者的强壮体格。
「那个野兽一般的仓持专务,居然把贤淑、漂亮的夏绘小姐搞上了手,并成为了他的情妇,我看就是凭他的权势和金钱吧。」
「所以夏绘到现在还过独身生活呢。别的男人还好说些,要是当了『鬼剑』的情妇,那他可是绝不会轻易的放手的!」
那些进公司早几年的女职员们,以非常兴奋的情绪,讲述夏绘的事情,对清濑夏绘,她们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嫉妒还是羡慕。
去年春天,不知为什么,清濑夏绘突然地从秘书课调到了营业本部的计划调查室,跟之而来的,就是对她各种各样的议论。
「好色、多情的专务玩腻了她了,对她已经厌倦啦。把她从自己的身边赶走了。夏绘对他的冷漠的态度绝望了,她很快就会辞去公司的工作的,并且今后再也不会进公司的大门了。」
在女职员们当中,执这一看法的人最多。的确,作为专务的私人秘书,不论在工作上还是在服装上,或者是其他方面,是享有一定的特权的。仅从她穿的用香草熏过的样式特别的製服上,就能和一般的女职员们区分开。这些特权被剥夺后,在公众场合下,她肯定受不了这样的屈辱,所以都认为她肯定是要辞职的。可实际上却不是这样,事实表明她连一点要辞职的意思都没有,在新的部门里,她像没事人似的继续工作,就像刚入社的新职员一样,上班来,下班走。对週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好像她不清楚所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有关。
「这么说,仓持专务也看到她跳脱衣舞了?」
「当然了,我们猜测夏绘的目的是要羞辱仓持专务,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你想想看,不论是谁,让自己的情妇,当全体部下的面脱光了衣服,他的心情能好受吗?不过,当时『鬼剑』的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甚么来。好像很平静,可他的内心里又会怎么样呢?」
仅穿一片小小三角裤袜的夏绘给总经理及各位董事斟酒,斟到『鬼剑』面前时,知道内情的职员们都感到要发生甚么难堪事了。可是,仓持专务却以极为平静的神色,接受了原情妇的酒杯和从四週传过来的议论声。
职员旅行结束后,清濑夏绘的脱衣舞,成了公司里流行的话题,不论在哪都能听间人们的议论,对此事褒贬不一。随时间的推移,男人们对此事渐渐地淡忘了。无论是谁见到了夏绘时,也都绝口不提此事。
面对週围的议论纷纷,夏绘自己总是持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好像是她站在舞台上脱光了衣服时,週围一个人也没有似的。
「是呀!你们不觉得她有惊人的胆量吗?假如要是在公司里,有谁看到了我的裸体的话,那我马上就辞职不干了。」
「……所以吗!清濑小姐最后被得出的结论就是,大家都说她是一个『暴露狂』。」女职员当中的一个,做了这样的概括性的总结。
「清濑小姐她,是一个暴露狂……?」
听了这番议论后,纪美子的心里感到特别的不安,好像是人们在说她似的,她觉得自己的耻部被人看见了,全身都是热辣辣的感觉,尤其是下腹部,瀰漫一种更为强烈的热辣感。(不,不仅是热辣,而且还是潮湿湿的……)
秋川纪美子,听了这些关于夏绘的种种议论之后,不知不觉的裤袜的底部就湿了。怎么搞的呢?仅仅是听了听这些议论,大腿跟部就变的湿漉漉的……
类似精品
友情链接
尤妮丝 家庭监控 呦呦se 三上悠亚 小蓝视频 三级片 光与影的传说 同性恋 在线男男 【独家小萝莉】喜欢韩剧女孩的模特梦!被假.pw 黑+目资料b 美女偷 摸小女孩的隐私 永濑唯 西部通缉令 强暴 小视频 日本av网址 h动漫 萝莉 幼幼逼 欧美日本韩国 独家 小萝莉 真实 欧美脱衣舞 AI换脸 (近親相姦五十路の中出 福建兄妹 约有夫之婦去宾馆偷情 手交 日本禁 被禽兽父亲调教成玩物 秒播不卡 無料AV出中 季莹莹动漫 继女到家里来慢慢培养成我的专属抖M 性爱录像 日本老片 亚洲在线 油亮丝袜 【真实乱伦】兽父调教亲生女儿_局部特写_高清版最新流出! 爆菊 视频 萌白酱 h片 女生做爱buzz 河南帮 会员直播 萝莉200204-25 妹妹的第一次给了我 阜阳系列 幼儿性别的视频 少女合集 中文有码 日本视频 H动漫 色动漫 少年阿宾房东太太 女自慰 女同视频 大乳晕自慰 韩国女主播 欧美 日本人妖 网曝-【超嫩萝莉】“张婉莹”寒假作业篇_性感诱惑,高清嫩穴特 日本伪娘 小女孩大雞巴 网爆门 jbswg_diary 视频3a 魔物喵护士制服 换妻 斗破苍穹3d 双马尾 男男视频 成人 大秀 日本女优 黄色 肛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