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凤凰后转

最新评分:8.8
最高点赞数:208216
更新时间: 2024-04-21 14:44:43

         各种纷乱杂的画面在脑海中飞速地掠过,"我是谁?我是罗丝?我是不是罗丝?我到底是谁!"梦先生眼见水灵的情绪快要失控,左手指尖射出一道真劲,触动手提电脑上开关,一个尖厉的女孩声音响起:"妈妈,救我,妈妈,救我!

  "充满恐惧、绝望的童声,重新将水灵纷乱的思维分离,"不要,不要碰我女儿,我什麽都答应你,求求你",水灵痛声道。女性天性母爱的力量压制了水灵的惨痛记,她又重堕梦先生精心纺织的罗网中。

  "你女儿还真漂亮,真让人看了心动呀。"梦先生一字一句缓缓施加着压力,他心道因为水灵有被男人淩辱的经历,因此用挑逗怀欲的的方法难以奏效,但或许这一招能奏效。

  水灵流着泪,不住地哀求着,楚楚可怜的模样惹人心动。

  "好,我不碰你女儿可以,但你必须回答我几个问题"梦先生道。

  水灵忙不叠地点头答应。

  "昨天,你到\'保生堂\'去买过药,是吗?"梦先生问道。

  因为刚才水灵与罗丝的思维连系了起来,所以她略一沈思,便想了起来,道:"是的" "那你把药材送到了哪裏。"梦先生追问道。

  "元朗……"水灵刚说出两个字便停了下来,摇头道:"我不能说,我不能告诉任何人。"她毕竟是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出色警察,虽思维已完全受控制,但潜意识仍让她拒绝回答关系到纪小蕓安危的重要的问题。

  "你不说,难道真想我奸了你女儿!快说"梦先生悄悄地又按了下电脑,凄厉的童音更高了八度。

  "不,不要"水灵犹豫片刻,轻轻地道:"元朗沙河街15号。"梦先生大喜,此行已大获全胜,剩余的时间可以放松地享受一番,他轻轻一笑,道:"好,你很听话,接下来你照我的话做。"水灵依照梦先生地指示,顺从地将他的阴茎含在嘴裏,又舔又吸足足半个小时,梦先生才捏着她的丰乳,将精液一滴不剩地注入了她口中。梦先生来之前,墨震天特意说了水灵特殊的身份,更何况现阶段还不宜打草蛇惊蛇,所以水灵虽遭猥狎,仍幸运地保住童贞不失。

  "真是一个性感尤物。"梦先生整好衣衫,轻轻在刘日辉脸一拂,他顿时醒了过来。

  "我怎麽会忽然晕了过去?"刘日辉脑袋昏昏沈沈,当他看到横躺在沙发,几乎全裸的水灵,顿时好象吞下了只耗子,张大嘴说不出话来。

  梦先生从怀中掏出颗药丸,放入水灵口中,"我给她服了\'失神丸\',现在是三点半,二个小时后她才会醒,醒来之前她什麽都不会记得。" "好的,谢谢梦先生。"刘日辉搓着双手,有些急不可待。

  "不要这麽性急,对了,我要提醒你,她可还是处女,你想怎麽玩都可以,但不能破了她的身,这是墨会长交待的,你可不要昏了头。还有看着时间,出了乱子你再多长个脑袋也保不住"梦先生道。

  "我知道,我知道,不会的,请放心。"刘日辉点着头道。

  "不要因色坏事"梦先生说罢长笑着离开房间。

  刘日辉急步跑到壁柜边,拿出盒"万金油",用指甲挑出少许,抹在左右太阳屄。火辣辣地凉意终于让他晕沈沈的大脑清醒了许多。望着水灵妙处横呈的裸体,心头涌上一阵狂喜。三年前,水灵刚加入警队,作为长官地他在训话时,当他发现在人群中的她,竟语无伦次,差点当众出丑。尔后,他知道水灵的特首的侄女,明白想一亲芳泽的机会大减,为此失落了好一段时间。而今天却天赐良机,怎不令他欣喜若狂。,刘日辉急沖至水灵身前,伸出双手抓着玉乳上,用力地揉了起来。

  水灵"嘤"地轻吟一声,微启的红唇边流淌出一缕乳白色的液体。

  刘日辉想起梦先生的话,双手放心大胆地在水灵身体上游动。正当他沈缅在肉欲海洋中,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他大吃一惊,因为今天他让刘立伟守住门口,任何都不见,怎麽会有人突然来访。他心慌意乱地走到门边从探孔中张望,只见敲门的是刘立伟。

  "你有毛病呀,我不是说过什麽都不见的,有事吗?"刘日辉将门开了一条小缝。

  刘立伟鬼头鬼脑地向门缝裏张望着,吞吞吐吐地道:"我看水督官来了两个多小时,我怕你出什麽事,特地过来看看。" "我会出什麽事,你小子恐怕是另有所思吧!"刘日辉相当了解自己的侄子品性,怎麽不知他心中盘算的念头。

  刘立伟厚着脸呵呵地一笑,压低声间,道:"叔叔,你终于把她搞到手了。

  "刘日辉不置可否地一笑,道:"这裏没你的份,我已经把燕兰茵这块肥肉给了你,你好好地把门守着,别给我添乱了。"说着想把门关上。

  刘立伟倚着门,赖着脸道:"叔叔,你行行好,我只要看看,那怕是看一眼,你行行好吧!不然我做人都会没乐趣的。"刘日辉张大嘴巴刚想骂,但还是忍了下来,想了想道:"你进来了,谁在接待处守着。"刘立伟马上道:"我已经按排人了,阿全在门口看看着,谁也不会进来的。" "好吧,好吧"见到他早有"预谋",刘日辉也拿这个宝贝侄了没辙,将门开了,道:"给你五分钟时间,看过了马上就走。" "好好"刘立伟一闪身进了房间,看到沙发上赤裸的水灵,象见了腥的猫一般,飞快了扑了上去,还没等刘日辉开口,双手已经一手捏着水灵的乳房,一手抚着光滑柔腻的大腿。

  "你,你——"刘日辉疾走了来去,怒道:"你忘记你刚才说的。"刘立伟擡起头,双手仍没停,道:"叔叔,我实在控制不了自己,我求求你,叔叔。" "唉"刘日辉叹了口气,坐在沙发的边沿上看着近乎癡狂的刘立伟。

  "餵,你下手轻点,别捏得这麽重,等下她醒过要发现了。"刘日辉看着他肆意摸着水灵的身体,不由有些醋意。

  "好的,好的"刘日伟答着,扒开水灵的双腿,搁在自己肩头,将脑袋凑到她双腿之间,吮吸着她的花蕾。

  服了"失神丸"的水灵只无意识,但在强烈的刺激下,她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并轻声地呻吟起来。

  刘日辉强忍着沖动,看了看手表,道:"立伟,时间差不多了"刘立伟头也不擡,含糊不清道:"叔叔,再给我五分钟,求你了。"刘日辉心知此时哪怕十匹马也拉不走他,遂也伸出手,与侄子两人在水灵身体上乱摸。水灵白皙的玉体在四只大手的抚摸下剧烈的扭动,脸上也略现桃花之色,更让人觉得惊艳般的美丽。

  "呵"刘立伟长长出了一口气,擡起头,道:"叔叔" "唔,干嘛"刘日辉道。

  "叔叔,你看!"刘立伟轻轻地扒开水灵秘屄花瓣两边,她的秘屄如同一只小小的贝壳张开着,在一片粉红中隐约可见只有铅笔粗细的小屄,"真漂亮呀" "是呀"刘日辉俯过身去,伸出食指,轻轻将指尖刺入小屄内,水灵"唔"的叫一声,那小屄猛地收缩,紧紧地夹住了刘日辉的手指。

  "叔叔,很紧吧!"她一定还是处女"刘立伟道。

  "真的很紧,象被吸住一样。"刘日辉道。

  "叔叔,你还不上,还要等什麽。"刘立伟心道等他干了水灵后,自己定也能分一杯羹,不由一阵狂喜。

  "唉"刘日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不行呀,虽然她还是处女,但我没有这个福气。" "啊,这麽说,只能看看,摸摸,不能真干她了。"刘立伟道。

  "是呀"刘日伟无奈地道,他有些不甘心,食指用劲,向她裏面伸去,大约前进了二公分,指尖触到一层嫩肉。刘日辉用指尖体验着阻挡他前进的处女膜,良久,才极不情愿地将手指尖伸了回来。

  "叔叔,即然不能真干她,让她为你口交好了,也一样的爽。"说着刘立伟抱起水灵,让她跪在刘日辉面前,双手捏着水灵脸的两边,迫使她张开小嘴,道:"叔叔,来呀。"刘日辉心知他讨好自己是为了不赶他走,但自己也如箭在弦上,情欲之火象洪水猛兽一发而不可收,便也顾不得面子不面子,解开裤档,阳具横在水灵面前。

  刘立伟把水灵的头按了下去,将他的阳具含在口裏,刘日辉爽得一阵哆嗦,差点没立刻喷射出来。

  水灵含着阳具没什麽反应,刘立伟一手托着水灵的下颔,一手按着她的头顶,她象小鸡啄米般点着头,阳具在她口中连续进出着。

  不一会儿,刘日辉叫道"噢噢,慢点,慢点"说着将阳具从她口中拨了出来。

  "叔叔,我给你换个花样爽一爽。"刘立伟说着将水灵身体向前移了移,丰满双乳直接搁在刘日辉的腿上。他双手拨开双峰,夹住刘日辉的阳具,然后抓住她的双手,让她自己按着双乳的两侧,"叔叔,你按着她的手,这样不会松了。

  "等刘日辉照做后,他立起身上,双手插入水灵的腋下,将她身体拎了起来,刘日辉的阳具象面包中的香肠,迅速消失在深深地乳沟中。当刘日伟松开手,水灵身体下沈时,黑乎乎阳具向毒蛇头般又出现双乳中间。

  "哇,太爽了"刘日辉大叫着,她随着水灵身体上下起伏而扭动着,"我忍不住了,忍不住了……"在叫声中,出没在雪白双峰间的蛇头喷出乳白色的毒液,射着水灵一脸狼籍。

  就在刘日辉仍神游天外时,刘立伟老不客气把水灵拉在身边,拨出阳具,让水灵继续为他口交。年轻人总是年轻人,持久力要比刘日辉强多了。过不多久,刘日辉恢覆了思考。

  他忽然想到了什麽,他走到墻边,将投影仪的白布拉了下来,道:"立伟,你把衣服脱了,到这裏玩。"刘立伟不解地道:"为什麽呀?。"刘日辉阴阴地一笑,道:"这麽好的机会,不拍照留念多可惜,你就临时充当一下模特吧。" "好好"刘立伟满口答应,只要他答应继续让她享受水灵的美体,他什麽都愿意做。

  刘日辉从壁柜中拿出一个数码照相与摄像一体机,道:"先来点个人写真吧,立伟给她几个姿势。" "YES,SIR."刘立伟大声道。闪光灯在房间裏不时闪烁,美丽的女警毫无知觉地被摆弄着身体,时而让她双手捏着自己的乳房,时而让她摸自己的秘屄,接着又让她如劈叉般张开双腿,反正他所能想到动作都用上了,刘日辉还不忘给她迷人贝壳般的秘屄来上几张特写。

  "好了,你这模特该上了。"刘水辉道。

  "你小心点,可不要给把我给拍进进去。"刘立伟有些不放心。

  "我知道了,难道不相信我的摄影技术,放心吧。"刘日辉道。
 

  刘立伟按自己的想法,开始玩弄水灵。"要不要摆个性交的姿势,这样更有刺激。" "好"刘日辉道。

  刘立伟将水灵平躺在地板上,阳具在秘屄口磨动着,刘日辉蹲在身侧,近距离地按着快门。虽然他现在有心无力,但看着还是十分过隐。

  刘立伟的阳具在洞口磨呀磨,他的双眼红了起来,一挺腰阳具竟顺着秘屄戳入一截,因为处女的阴道十分紧,因此只进入一点就被夹住了,但阳具的顶端已经触及到处女膜。

  "你疯啦!"刘日辉大骇,猛一掌打在他的肩膀上,刘正伟滚了开去。

  "他妈的,你昏头啦!"刘日辉破口大骂道。忽然之间,他想起一件事来,看了看手表,已经五点一刻了,离二个小时还有十五分钟。

  "再过15分钟她就要醒了,快点,快点,那边有脸盆去打盆水来,还有毛巾,快"他急得额角冒出汗来。

  刘立伟哭丧着脸,道:"我来没放出呀。" "你有毛病呀!真想一起死吗。

  没时间了,快点,不然老子一枪毙了你。"刘日辉面色狰狞地道。

  刘立伟知道叔叔动了真格,倒也不敢再说什麽,光着身子从洗手间裏打来水,刘日辉忙不叠地用毛巾抹着水灵的身体,"快点,穿好衣服来帮忙呀。"两人手忙脚乱地将水灵的身体抹干静,用水给他漱了口,再为她穿好衣服,已是五点二十七分。

  刘日辉打量了一下水灵,看不出还有什麽问题,于是让刘立伟离开。他拉开窗帘,阳光直身入房间,照在水灵丽的美丽的脸上,刘日辉想到刚才淫虐她的情景,不由心中又是一动。要是能得到她处女之身该多好,他心中道。

  五点半刚过,水灵轻轻地哼了一声,伸个懒腰,张开蒙胧的双眼,看到刘日辉正坐在大办公桌上写着什麽。

  "我是怎麽了。"因为心灵曾被控制,又服了迷魂药,虽然清醒过来,但神智仍不是很清楚。

  刘日辉擡起头,道:"呵,你醒了,刚才兰特先生在介绍情况的时候,你睡着。这段时间你办案太辛苦了,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呀。"水灵努力回忆着,的确如刘日辉所说,她刻得那个FBI的特工在给她讲述案情,后来就不知道。她站了起来,觉得浑身骨头有些痛,头更有些晕,一把扶住了墻壁。

  "你怎麽了?"刘日辉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走上前来。

  水灵摆了摆手,道:"没事,可能真是太累了。真不好意思。"刘日辉象很理解地一笑道:"象你这麽有责任感的警察就是这样,警局的人要是都象你一样,效率要高很多。对了,兰特走时让我把这个磁碟交给你,裏面有迪克的资料,也许会派上用地。"水灵接过磁碟,说了声音,"谢谢",然后摇摇摆摆地走出了刘日辉的办公室。她没想到在数个小时裏遭受了男人的玩弄,更被拍了照片,她更想不到的是,因为她的缘故,纪小蕓已经处于极度地危险境地。

  刘立伟离开办公室,心中未发泄情欲之火令他极度地难受。他想也不想,招呼手下阿全朝燕兰茵所在的大楼走去。

  "又去找燕兰茵"跟在他身后的阿全与他一样的性格,只要有漂亮女人干,他显得特别兴高采烈。

  "这还有问"刘立伟没好气地道,他心中一肚火正无处发泄。

  乘上电梯上了六楼,门一开正好碰到燕兰茵拎着个挎包準备下班,看到刘立伟,顿时脸色大变,正想扭头避开,刘立伟拽住她胳膊,一把将她拉进了电梯。

  自从上次被刘立伟一伙奸淫后,他象附骨之蛆般缠上了她,隔三差五地召她来淫虐一番。

  "你要带我到哪裏去"燕兰茵小声地问道。在二个多月的暴虐生活下,她不仅失去尊严,连反抗的勇气也几乎没有了。

  "上天台"刘立伟大声道。

  "能不能改天呀?我老公5点45分在楼下等我,今天是我们结婚记念日,已经定好餐位了。明天,明天我一定陪你,好吗?"燕兰茵道。

  "什麽老公不老公,老子今天想要你,你就得让我干!"刘立伟恶狠狠地道:"怪不得今天打扮得这麽漂亮,涂了口红,还抹了粉,老子喜欢。" "刘警官,我求你了,今天你放过吧。"燕兰茵的苦苦哀求丝毫打动不了他的心,转眼之间,到了顶层,刘立伟粗暴地将她推出电梯。

  在刘立伟与阿全的推掇下,走入十二层的平台,这是警局三幢建筑最高的一幢。平台上风很大,燕兰茵象一个绑赴刑场的死囚,被推入平台的一侧,后面是个大水箱,很好地挡住了从其它建筑物投来的视线。

  燕兰茵依靠在齐胸高的护栏,刘立伟与阿全一左一右挟住她,四只手伸入衣内,在身体每一处到处乱摸。燕兰茵有些麻木,她目光落在楼下的繁华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这刻她真想从这十二楼层的高楼拖着两个禽兽一起跳下去,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知道自己没有勇气这样做。

  刘立伟伸手解开了她的腰带,米黄色长裤象一朵坠落的云彩,飘落到脚跟,刘立伟一把拎起内裤子后背,粉色三角裤的中间束成一条线,深深地勒入柔软的阴唇中。燕兰茵扶着边墻一动不动,这一手,刘立伟已经在她身上用过多次了,开始被紧紧勒住的感觉让她非常难受,后来也慢慢习惯了。接下来,一般刘立伟从用手掌大力扇两边的股肉,让她在剧烈的痛苦中感到耻辱。


   "爽不爽"刘立伟一边来回扯着内裤,一边她在耳朵边道。

  "爽"燕兰茵回答道。平时她已经不敢不回答他的提问,更何况今天她真想快点结束。

  "想不想我操你"刘立伟继续问道。

  "想"燕兰茵道。

  "你这个淫蕩的婊子"刘立伟一用劲,将她薄薄地绸质内裤撕成两片。在半个月裏,他已经五次撕破燕兰茵的内裤。所以在燕兰茵的包裏,总是準备着一条备用的。

  刘立伟不算十分粗壮的阳具从后面刺入燕兰茵的身体,一股炙烫的热流立即从下体向全身蔓延。在这段时间的调教下,燕兰茵的身体在药物与暴力的双重作用下已经被征底征服,身体的欲望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她从一个性冷淡者已经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欲望极强的性交工具。

  在燕兰茵体内欲火被点燃,开始扭动丰满的臀部迎合刘立伟的插入时,她看到丈夫的黑色本田车出现在警局门口。虽然从十二楼看下去,人很小,但燕兰茵还是很清楚地看到周正伟从车上下来,焦急地站在门口等候着。

  虽然每一次被奸淫使她越来越麻木,但对丈夫的愧疚却一天经一天强烈,她现在怕见到他,怕与他谈话,更怕与他做爱。好在这段时间,因为新一轮的特首竞选马上要开始,他的工作也很忙,经常是一个礼拜才见一次,才使她不至于天天绷紧着神经面对他。

  燕兰茵很努力可扭动着,每一次刘立伟将阳具顶入花蕊,她都会象很兴奋地左右扭动,试图给刘立伟最大的快感,"快点出来,快点"她心中望着远远的丈夫心中默默地道。

  以往刘立伟一般并不太持久,但今天也许刚才受了刺激,使他格外兇蛮与持久,燕兰茵努力了十多分钟,刘立伟丝毫没有要达到高潮的迹象。

  这个时候燕兰茵看到丈夫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但今天燕兰茵怕刘立伟在找她,下午时故意手机给关了,因此包裏的手机是不会响。周正伟在警局门口踱来踱去,显得十分焦急。

  燕兰茵扭过头去,道:"今天你能不能快点。我求你了。"刘立伟一掌重重地打地她屁股上,骂道:"你催什麽催,你这个贱女人,你要是有象水灵这麽好的身材,老子早出来!"刘立伟还念念不忘刚才水灵极度的诱惑的玉体。

  听到他提到水灵,突然想到,今天下午曾经找过她,她办公室的人说说她到刘日辉这裏去了,后来一个下午都没干到她,"你不会连水灵都敢碰吧"燕兰茵疑惑地道,不过从自己的遭遇来看,他们的胆子之在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呵呵,有什麽不敢,水灵的…………"刘立伟发觉自己得意之下几乎说漏嘴,突然打住,又骂道:"关你什麽事,管好你自己,让老子爽。"燕兰茵不由一阵担忧,自己已经是残花败柳,她打心裏不愿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也受到同样的命运。

  时间一分一秒在消逝,天色也渐渐地暗了下来,香港冬天晚上也是蛮冷的,赤着身体的燕兰茵在寒风中深身瑟瑟发抖,终于身后的刘立伟发出沈重的呼吸,燕兰茵知道他快到高潮了,更用力地扭动着身体,在一阵痉动中,刘立伟终于瘫软了下来。

  背后的阿全抱信了她腰,燕兰茵转来身,含着泪道:"阿全,今天你放过我吧,你的我老公在楼下等着,明天你想怎麽玩我都可以。" "烦什麽,老子今天要干你,明天还要干你。"看足了好戏的阿全岂肯轻易地放走她,他抱着燕兰茵,将阳具插入不住哀求着她的身体裏,开始抽动起来。

  燕兰茵知道他不会自己,只能双手抱住阿全的头颈,竭尽所能让阿全得到最大的快乐,阿全坚持了十分种终于狂泄而出。

  两个心满意足的男人交换着心得转身离去,燕兰茵向下望去,天色已经很暗,但她看到丈夫的车还停在那裏。她用最快的速度从挎包裏掏出备用内裤,套在身上,穿起长裤,用最快的迅速向下沖去。走到电梯口,看到两部电梯停在一楼竟不肯上来,燕兰茵不用想也知道是刘立伟在戏弄她。她已经顾不了这麽许多,从安全楼梯直沖而下,当她气吁吁从十二楼跑到一楼,穿过大堂时,她果然看到刘立伟与阿全站在电梯口,朝她呵呵的冷笑。

  她已经没时间理会,她以最快的速度沖出警局门口,那辆黑色的本田已经没了影蹤。燕兰茵掏出电话,拨通丈夫的手机,传来的却是"对方已关机,请稍候再拨".燕兰茵抱着头,身体缩成一团。这段时间因为她经常彻夜不归,还有一些异常的表现,周伟正已经表现出一些怀疑。今天相约同庆结婚记念日,燕兰茵本想好好陪陪丈夫,虽然不知将来会如何,但只要她还有能力她会努力维系这份感情,让丈夫快乐,这是她唯一所能做的。但这一切又被打乱了,她相信丈夫不会回家,他关了手机说明他一定极度的恼火,望着周围行色匆匆的路人,她觉得天地之大,她不该往哪裏去。

  "燕警官,到哪裏去呀,要不要带你一程呀"刘立伟和阿全驾着车出现在她面前。

  燕兰茵站起身,没有答话,朝着反方向茫然地走去,耳边传来两人的得意的笑声。

  待续雨兰心中感到无比委屈,逃离魔窟后她以为可以重新做人,雪耻一年多来的非人生活的痛苦,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人怀疑成叛徒,冰冷的手铐与沈重的脚镣说明她被认为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胡队长,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我不会……"雨兰又一次的申明道。

  "你是不是和他们一伙的我会判断。"坐在对面的胡军一摆手,打断了她的话,双眼紧紧盯住了她。雨兰擡起头,迎上他的目光,倏然心中一颤,对这样的眼神太她熟悉了,她可以感受得到他的强烈的欲望,雨兰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你在金三角被人强奸过吧。"胡军的盯着雨兰衬衫下丰满的乳房,有些紧张地问道。

  雨兰心中更是疑虑,但仍犹豫地答道;"是的。"胡军站了起来,走到雨兰身边,"三年前,我追求过你,你还记得吗。"雨兰点点了。

  "我记得很清楚,你说:我们应该以事业为重,这个问题我暂时不会考虑。

  你知道你这样回答我,多麽伤我的心。"胡军由于激动,双颊开始发红。

  "你,你想说什麽。"雨兰质问道。

  "我想说的是,你这麽美丽的身体让那些毒贩子玩弄实在是太可惜了。"胡军一边说,一边用手捏住了她的乳房。

  雨兰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又竟然做出这样下流的动作,气愤到极点的她一脚踢在胡军的腿上。由于脚上套了沈重的铁镣,这一脚力量并不大,胡军退了一步,又猛扑了上来,雨兰竭力反抗,但手上与脚上的铁镣严重地妨碍了她的行动,而胡军力气又大的惊人,把雨兰压倒在地,"救……命啊……快来人…

  …"雨兰叫着,希望有人能听到。

  "没有的,这个别墅裏都是我的人。"胡军道。

  胡军将雨兰乱抓乱扯的手紧紧扣住,骑坐在她的腹部。雨兰用力挣扎和反抗,不停地剧烈摆动身体想把胡军掀下去,她不停地踢着双腿,用膝盖猛顶胡军的后腰。雨兰的反抗阻碍了胡军的行动,而且雨兰并非一般弱不禁风的女子,胡军几次差一点按她不住。

  "他妈的,已经是残花败柳了还装什麽贞洁。"胡军重重地打个雨兰两个耳光。

  "放开我,你这个败类。"雨兰骂道。

  "你这个贱女人,不给你点苦头尝尝,不知道我的厉害。"胡军从腰带上抽出一支约半尺长的电警棒。十万伏的电压使雨兰开始痉挛、尖叫,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胡军抱起还在颤抖的雨兰,放在了那张宽大的桌子上。暂时失去了活动能力的雨兰用充满怒火的目光盯着他。

  胡军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发麻,"不要用这样的眼光看我,以前我对你真的很动心,现在也是,当我知道你被李洪捉去的时候,我真的很痛苦,这感觉就象一件最亲爱的东西被别人夺去一般。后来,我看了你拍的那些片子,我就更难过,你被那些男人干了,简值是暴天珍。" "你是李洪的人?"雨兰道。

  "不是,等会儿我会告诉你我的身份,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行满足我对你的渴望。"胡军顿了顿,道:"现在你愿不愿意和我爽一次。" "不"雨兰坚定地道,因为从她从金三角逃出来的那一天她就决心永远也不再放弃放弃自己的尊严。

  胡军对雨兰的回道有些失望,他手中还有皇牌,只不过不想现在就亮出来,他淡淡地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试试用暴力去占用你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可惜你已经不是处女了。"胡军把手伸向了她的胸立脚前,用力得摸,在心中描绘着她乳房的形状。

  雨兰和身体扭动了一下,表示抗拒,因为刚才的电击使她还不能动弹。胡军粗暴地拉开了白色的衬衣,扯去了雨兰的胸罩,高耸的乳房裸露在他的面前。雨兰心中充满了悲愤,她以为自己可以已经从恶梦中惊醒,没想到不到一个月,自己的身体又将被蹂躏。

  "你的乳房比以前更大了。"胡军恣意的享受柔嫩的肌肤所带来美妙的触感,带着调侃的口气道。这一年中,雨兰几乎已经被张言德训练成一个彻彻底底地性奴隶,各种催情的药物使她生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雨兰为得到张言德的信任,在被奸淫的时候,她会跟着身体的反映,迷失在生理的情欲中。

  胡军脱去了雨兰的裙子与内裤,把视线盯在她的大腿根上。在逃出来的一个月中,本已被剃光的阴毛又长了出来,短短的,摸上去有些刺手。

  "阴毛是新长出来的吧。"胡军道。

  胡军用手指翻开雨兰的蜜洞,露出粉红色的肉蕾。阴核只有小颗粒的红豆大小,完全被剥开时,浅褐色的肉瓣也被拉起,阴唇微微张开露出裏面的状况。阴唇也很小,肉比较薄,也没有从沟裏溢出,但也不是说像少女一样,美丽的粉红颜色,看起来还是相当性感。手指终于把阴唇向左右分开,湿润的肉缝在白光灯下发出光泽。肉沟的颜色使人连想到内脏,是很够刺激的粉红色"被人干了一年,洞口不这麽小。"强烈的耻辱感使她的脸色通红,愤怒和羞耻混和在一起使全身血液沸腾。
类似精品
友情链接
女儿强奸 【双飞女】兽父哄骗给两女儿洗澡变成了双飞女儿!两个女儿十岁都没满! 约有夫之婦去宾馆偷情 女仆 强上 呦女 女生做爱buzz 国外三岁继女 在家色情视频 洋萝莉】插入超级粉嫩的蘑菇 视频 厕所里的花子 我的放浪岳母中文语音免费下载 欧州 独家小萝莉 初中表妹 少年阿宾房东太太麻豆 夜店19岁DJ和18岁表弟乱伦,近亲相恋青春期表弟破处姐姐 情深叉 淡蓝视频gv 百人斩 日本a片 小蓝视频 国产男同 一只笨蛋喵 尤物 强暴 美女主播 凉宫琴音 日本人妖 欧美脱衣舞 萝莉学生模特露出写真 纯洁轮舞曲 男同 国产 乱伦内射 在线看 吞精 斗破苍穹3d 网曝-【超嫩萝莉】“张婉莹”寒假作业篇_性感诱惑,高清嫩穴特 在线视频 h片 女同视频 自拍 男同视频 魔镜号 12岁女生洗澡 欧呦 老头 妹妹的第一次给了我 会员直播 福建兄妹 A解说 母亲给女儿开菊花 10岁女 父女乱伦 萝莉200204-25 欧美gv 今日热播视频第1页-巨量精品 欧美中 足交 小女孩大雞巴 幼幼 喷精 小萝莉高清合 台湾辣妹 【清晰对话】母子乱伦事件:养生童子鸡2024 永濑唯 网爆门 少女合集 色网 地铁高抄 h动漫 爆颜射外国洋娃娃,小妹妹忍不住吞了 捷克街头搭讪 晓可耐 男男 三上悠亚 兔女郎 罗智莹资源QQ silkbt045